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现代言情 > 深不可测 > 第4章

柏宸乖顺地低下头,额前微长的碎发遮住双眼。他微乎其微的勾了一下唇,乌黑的眸子异常的闪亮——

龙煜,可能你还没有发现,现在的你就像一个害怕丈夫出轨的妒妇……

鞭打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龙煜这个由大量信息素组成的公狗又发情了。他主动解开皮带,如同恩赐一样对着自己外甥的俊脸顶弄了几下,沙哑地开口:“舔。”

“舅舅,要戴套吗?”

龙煜想了一会儿,难得的说:“不用了,直接舔。”

口jiāo这种事,柏宸不知道为男人做了多少回了。起初他还生涩不懂其中的技巧,只能gān巴巴的弄,有时牙会撞到龙煜的yīnjīng上,不知道被龙煜扇了多少个巴掌,最后只能肿着脸把人含she出来。不过令他诧异的是,这些年龙煜从未和他上chuáng,最后只是口jiāo,发泄一下,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柏宸明白,像龙煜这种顶级的alpha,想被他标记的Omega数不胜数,何必将时间和jīng力làng费在一个beta身上。

和别人不一样,龙煜不喜欢直接进入别人体内,也从来没有标记过任何人,他觉得那样很脏。所以听到男人竟然可以不戴套让他口jiāo,柏宸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有迟疑,听话地捧起来,从rou棒的根部开始舔弄,用粗糙的舌苔一点点地把硬邦邦的柱身舔湿,最后直接含住guī头,用口腔套弄挤压,刺激着上面的敏感地带。

“嗯……”

温热的口腔令龙煜发出一声性感地轻吟。仅仅是这一声,就让清欲寡欢的柏宸兴奋了!

但他没有横冲直撞地硬来,他知道离转化成功还有一些日子。柏宸手轻轻地覆上龙煜的大腿,像安抚,一边进行着口jiāo一边向上探。

Alpha天生的缺陷,在情欲中警惕性极低。龙煜的裤子在不知不觉中早就被柏宸脱掉了。面对一个普通的beta,没有信息素的催化,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龙煜舒服的半阖着眼睛,手指插进青年柔顺的发丝中。

柏宸一边吞吐一边观察着男人的表情,见那狭长的眸子有些迷蒙,猩红的嘴唇微微的张开,他下面就硬爆了!

不得不说,龙煜长得太过出众了,五官有种yīn柔的美,即使年过三十,皮肤还是像绸缎一样滑腻白皙,结实的肌肉优美而又流畅。柏宸沿着大腿慢慢地向上摸,一点点地朝着禁地移动。

他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自己服用了抑制剂。

柏宸想,如果不是抑制剂压制他的腺体分泌大量的alpha信息素,他现在一定像一头失去控制的野shòu,将龙煜压在身体,揉捏他的屁股,撕咬他的rǔ尖,用牙刺破龙煜后勃颈处的腺体,然后把jī巴插进他紧涩的后庭里,用结牢牢地锁住,在里面注满jīng液才会善罢甘休!

疯狂地念头撕扯着柏宸的理智,他瞳仁越加黝黑,吞吐的动作变得凶猛起来,用喉咙去锁紧龙煜敏感的guī头。狡猾地转移注意力,然后手慢慢地摸上了那两瓣期盼已久的臀瓣。

龙煜的屁股圆润挺翘,柏宸万分痛苦的隐忍着,没让双手肆意揉搓玩弄它们,只是力度适中的画着圈抚摸。

“唔……”龙煜发出低吟,腰快速地在柏宸嘴里挺进挺出。

柏宸已经接近目标了,他憋着腮服侍着男人,手灵活的滑进深深的臀缝间,然后在那布满肉褶的xué口处用力一按——

“嗯!”

龙煜身体一抖,用力地加紧臀大肌,紧接着rou棒迅速的膨胀,一股浓白带着微微腥味的jīng液直接喷在柏宸的嘴里。

Alpha就算没在标记过程中,shejīng时间也很长。龙煜she到一半直接退出来,照着青年英俊的脸继续释放。白色的jīng液挂在柏宸嘴唇上,脸颊上,鼻梁上。

高cháo后,龙煜很快恢复了体力,脑子也变得清晰了,他盯着青年木讷的脸,出其不意,反手又是一掌!

“谁给你的胆子!”

柏宸知道自己刚才按压后xué的动作有些鲁莽,于是迅速跪直,急忙忙地说:“舅舅,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龙煜抿住嘴角,“说,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我不该对您做出如此不尊重的事情,可是,可是我在书上看到,说适当的刺激后xué,快感会大增。”

柏宸眼眶发红,嘴唇咬得泛白,仿佛用尽极大的勇气才开口:“我不是Omega,我只是一个beta,我怕舅舅不满意。我好怕……”

“蠢货。”龙煜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就是刚才的那一下大胆的触碰,让他身体产生一股奇异的电流,这是以往的jiāo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虽然稍瞬即逝,却让他异常在意。

龙煜用赤luǒ的脚踢了踢柏宸的胸膛,“滚下去吧。”

“好的,舅舅。”

柏宸捡起衣服,慌张地套上,然后还是老规矩,给龙煜铺好chuáng,点上熏香,这才离开。

房门“咔哒”一声关上了,柏宸直起了身子,带上已经破碎的眼镜,平静地说:“已经开始转化了……舅舅,你又能怎么办呢……”

Chapter 4

柏宸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走廊踱步。身材纤细,面容俊秀,标准的男性Omega。

“柏宸你终于回来了!”

“嗯。”柏宸难得的笑了笑,“子明你怎么来了。”

Omega面露担心,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小声地说:“我听人说你被龙先生惩罚了,我担心你,给你拿了些药。”

“没什么大碍。”柏宸开门,侧过身,“进来坐吧。”

徐子明一家都是龙家的仆人,他和柏宸从小一起长大,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和柏宸应该会很早就配对了,然而现在……

徐子明从塑料口袋里掏出一堆药,愤愤不平地对着柏宸说:“他又用鞭子打你了?这回又是什么原因!你那么顺从他,他到底还有什么不满!”

柏宸苦笑,“我都习以为常了。”

白色的衬衫都被血水洇湿了,徐子明心就像被针刺了似的,心疼的要命,他用哄人的语气轻声说:“柏宸,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帮你上药。”

柏宸衣服脱下后,徐子明眉头皱得更紧了。

jīng壮的身体上布满鞭痕,令人触目惊心。徐子明紧紧地握住手中的药膏,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说:“柏宸,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伪装?”

柏宸坐在徐子明的对面,淡淡地说:“子明,你觉得龙煜会把一个外姓的alpha养在身边吗?尤其是这个alpha还是他最痛恨的私生子产下的。这就像在身边按了枚定时炸弹,随时都会被反吞。高傲如他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可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你有了与他抗衡的实力,为什么还要继续伪装?”

柏宸沉默了几秒,换上一副新的眼睛,将那双满是贪婪的眼睛隐藏在反光的镜片后,这才慢慢地开口:“因为时机还没到,还没到……”

徐子明嘴巴张合了几次,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改口说道:“来,我帮你涂药,可能有些疼。”

“谢谢。”

鞭痕有些重,甚至有的地方皮肉都翻起来了。徐子明一边上药,一边更加痛恨龙煜这个男人。他纤长的手指沾着药膏从肩头开始涂抹,然后一点点的向下移,动作仔细又轻柔。

直到抹到胸前,看着柏宸胸前那处久久不能消除的烙印,他停住了,怔怔的盯着那处碍眼的家纹。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烙印的时候是五年前。

他从小就对柏宸暗生情愫,可柏宸向来是把他当朋友的,这点他是知道的。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鼓起勇气,在恬静的花园里,趁着柏宸不设防,将嘴唇印到少年的脸上。然而雀跃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柏宸还没回过神,他也还没继续表白,不幸的事发生了。

这刺人眼球的一幕被龙煜逮个正着,男人脸色极其难看地扯住柏宸的头发将其拖走,而他除了满脸泪水浑身发抖之外,什么都阻止不了。他害怕,他无助。就这样漫长的几天过去了,终于柏宸脸色惨白的回来了,带着象征着奴隶身份的家纹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