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现代言情 > 深不可测 > 第12章

可理智告诉他不要鲁莽。龙煜的身体还处于半成品的状态,只有耐心的等待,等待龙煜发情,才能完完全全的掌控。

柏宸平复了一下,然后从chuáng上下来,把弄脏的地方收拾gān净后,躺回地上,闭上了眼睛。

Chapter 10

清晨。

龙煜睁开眼便看见一张放大版的俊脸。

柏宸歪着头,无趣的脸上竟然挂着一丝腼腆的微笑:“舅舅,早安。”

龙煜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青年这么早就出现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昨晚的主动要求。他揉了揉眼睛,随意的点点下巴算是回应了。

柏宸拿起一旁熨好的衣服,一边给龙煜穿衣服一边柔声说:“舅舅,昨晚睡得好吗?”

“还好。”

“那就好。”

柏宸笑了笑,然后在chuáng边蹲下,伸出手帮龙煜系衬衫上的纽扣。他眼神专注,系得很认真。从领口的第一个纽扣开始,然后一个一个向下。然而在位置移到胸前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划过龙煜的rǔ尖。

“嗯……”龙煜闷声呻吟了一下,一种微微的刺痛感从rǔ头传递过来,他打掉青年还在忙碌的手,眯起狭长的眼睛。

柏宸慌乱地跪了下来,手搭在男人的大腿上,惊慌地问:“舅舅,你怎么了?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龙煜看着青年担忧的神色,态度有些软化,淡淡的说:“无碍,就是胸口有些刺痛。”

听完这话后,柏宸表现的更加慌张了。他赶忙解开已经系好的纽扣,扯开龙煜的衬衫,把整片胸膛露出来,追问道:“舅舅,你哪里疼?”

本来扁平的rǔ头此时已经完全站立起来,有些红肿,颜色却出奇的鲜艳。像两颗熟透的红果嵌在形状优美的胸肌上,红与白的鲜明对比,令人食指大动。

龙煜低头看着自己的rǔ尖,皱起眉头。而柏宸则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舅舅,这里怎么会这么红,还有些肿!是不是过敏了?”

龙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听到青年的猜想,也觉得可能是过敏了。

“舅舅,很疼吗?”柏宸心疼的看了看艳丽的rǔ尖,继续说:“听说有一种办法既简单又能快速消肿。”

龙煜挑眉,问:“什么办法?”

柏宸直视龙煜的眼睛,目光炽热,“舅舅,你知道吗?人的唾液是最好的消肿消毒的药剂……”

说着,慢慢地凑过去,在龙煜的注视下,含住了其中一颗红肿的rǔ粒。

“……”龙煜本想推开这么放肆的青年,可是唇舌柔情的安抚令肿胀的rǔ尖有了一丝丝的苏麻感,仿若被微小的电流电击般,刺痛中带着异样的快感。

犹豫间,龙煜将握紧的双手放在身体两侧,没有再做出抗拒的动作,反而上身坐得笔直,微微挺起胸膛,配合着柏宸的动作。

吸吮的动作被龙煜认定为一种服侍的行为。所以尝到快感后,龙煜神情便放松了下来,心安理得的承受着青年给自己带来的舒适。

柏宸一边舔舐一边观察男人的神态。他见龙煜开始眯着眼睛享受起来,便大胆的环上男人jīng壮的腰肢,唇舌舔弄得更加卖力。他用嘴唇抿住整个rǔ晕,然后把柔软适中的rǔ头卷在舌头里吸啜,甚至还发出“滋滋”的响声,仿佛此刻在吸舔什么顶级的美味。

Alpha的感官比常人灵敏许多,所以快感亦是翻倍的袭来。这是龙煜第一次清醒的时候被人玩弄rǔ头,这种感觉既新鲜又羞耻,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哺rǔ期的Omega,任由怀里的人吸食着他分泌的充沛的奶水。

“唔……”龙煜发出了一声低吟,性感的喉结在修长的脖颈上调皮地滚动了一下。

就是这幅模样!就是这幅诱惑而又不可亵玩的模样!让他,让他柏宸无数次的想将这个qiáng大的男人压在身下,狠狠的操gān!

柏宸用力地吸了一口,这一次,他将rǔ头连带周边的rǔ晕全部吸进嘴里。

这波快感来得更加qiáng烈,龙煜身体抖了一下,身下的性器变成半勃起的状态,而私密的后xué更是不可控制的一缩。

“够了。”龙煜哑着嗓子说道。从俯视的角度,他甚至能看到青年唇舌的蠕动,那种夹着他rǔ头肆意的蠕动。

柏宸如同听不到一样,继续吸吮舔舐,用舌尖戳弄rǔ头上面的嫩肉。

“我说够了!”

男人的声音突然沉下来,带着bī人的威严。柏宸赶紧松开嘴,直直的跪好,眼神中带着无辜地疑问。

红肿的rǔ头并没有像柏宸说得那样消肿,反而越吸越大,带着艳丽的色泽。沾满口水的rǔ头甚至泛着yín靡的水光,漂亮极了。

柏宸看着yīn晴不定的男人,小声的问:“舅舅,怎么了?还疼吗?”

不管怎样,刺痛感确实减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沉沦的快感。可这种感觉更加可怕,更加陌生。龙煜脑子有点混,他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冲柏宸挥了挥手。

柏宸得到指令,便立即起身,礼貌地欠了欠身,然后退出了房间。

另一边。

白峰收到了一封匿名的邮件。

里面有一段小视频,拍得模模糊糊的,镜头晃来晃去。

可就算这样,白峰还是看出来了里面的主角是佐锦。佐锦手脚被束,全身是血,红色的头发脏兮兮的,脸上鼻青脸肿,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白峰把牙咬得咯噔咯噔响,眼底满是愤恨。他死死地盯着显示屏,生怕错过任何一处的细节。

佐锦出现的时间并没有很长,当拍完佐锦的惨状后,镜头一黑,片刻后才出现了几行红色的字。血淋淋的,配合着黑色的背景散发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恐怖。

白峰反复的看,像是要把那些字牢牢地记在心里。然而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戾气突然bào增,挥出一拳将显示屏砸得粉碎。

日子一天天很快的过去了,佐锦的下落还是毫无头绪。考虑到佐锦的生命,白峰bī不得已只能按照邮件上的指令,孤身一人来到约定的地点。

见面的时间是下半夜,大楼里空dàngdàng的,连个人影都没有,不过楼道走廊里的监视器都开着。Alpha的直觉惊人的灵敏,白峰完全能感觉到有人透过监视器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他面色如冰,手一挥一落便将房梁上的监视器纷纷摧毁掉,所到之处,一个都不留。

终于,白峰走到了指定的房间,1208。

若是按照白峰以往的风格,必会在入门前先敲敲门。可这次他直接抬腿,一脚踹开,粗bào得gān脆利落。

随着门直接脱离门框,白峰看见了láng狈不堪的佐锦。

佐锦全身被束,以一种扭曲的姿势侧躺着。当他看见走进来的是白峰时,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老大,拼命地晃着头,被白布赌上的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白峰斜了他一眼,嫌弃的说:“傻bī,闭嘴。笨死啦!”

听了这话,原本虚弱的佐锦像打了jī血一样,在地上乱扑腾,还试图用鲤鱼打挺立起来,奈何尝试失败,只能躺在地上喘粗气。

白峰没再理闹腾的佐锦,他把视线转移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身上。男人坐在转椅上背对着他,浑身散发着一种陌生而又qiáng大的alpha气息,不动声色却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白峰慢慢地摸到袖口里的武器,注视着男人,寻找着空隙,然后开口道:“我按你的要求一个人来了,你到底想gān什么!”

“我想gān什么?”隔了好长一段时间,男人才回答,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了回声。

“我只是想把龙煜的狗统统的处理gān净而已。”

……

白峰的第一反应是这话太猖狂,第二反应是这个声音好熟悉。他一边拼命地在脑内检索一边嗤笑道:“就凭你?妈的,智障。”

“话说得这么满,不怕闪到舌头吗亲!”白峰挑衅着,手里紧紧握着暗器,等待出手的时机,“不要在遮遮掩掩的,你到底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