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现代言情 > 深不可测 > 第26章

柏宸杀红了眼,连荤话都说不出来了,只知道埋头苦gān。施力的手捏住龙煜的大腿,把上面的肉捏的泛红,留下一个个色情的指痕。他用力的耸动着腰,每一下挺动,都能看见有白红相间的液体从jiāo合处飞溅出来,喷得到处都是。

龙煜被撞得浑身苏麻,他手指扣在柏宸宽厚的肩膀上,咬着牙低吼。

两个同级alpha的性爱,充满着激烈与粗bào,就像是战场的决斗,决定着征服与被征服的身份。

两人上身相贴,彼此jiāo换着低声的喘息,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席卷上来,火热又激情,仿佛周身的空气都带着细微的电流一样,刺激着敏感的神经。

然而就在gān柴烈火的时候,柏宸没有征兆的突然停了下来。未等龙煜反应过来后,便“咣当”一声,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龙煜还保持着金jī独立的姿态,糜烂的xué口因为惯性还未来得及闭合,松软的xué肉饥渴的收缩着,昭示着此时qiáng烈的渴望和不满足。

可现在并没有什么用……

面对这种突发的状况,最qiáng的alpha也呆住了,是真的目瞪口呆的那种。龙煜看着昏过去的柏宸,微微蠕动着嘴巴:“喂!操……”

Chapter 22

柏宸昏倒的时候,王爵正心怀忐忑地在一楼的客厅里等待。因为在他接到龙煜的电话时,就有不太好的预感。感觉计划一定bào露了,柏宸肯定被那个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男人弄得不死也没了半条命。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柏宸是以这种方式被人玩掉半条命的……

王爵跟着仆人来到了柏宸所在的房间。

房间里,柏宸直挺挺地躺在中央,胸膛平缓的起伏,胯下盖着一块不小的白布。不过最尴尬的是,胯下那处象征着雄性的生殖器高高的勃起,像一面朝气蓬勃的旗帜,将白布顶出一个显眼的形状。

王爵顿时觉得自己脑子里有瑕疵了,这情况完全看不明白啊……

他瞧了瞧躺在地上满身是血迹的柏宸,之后又谨慎地回头看了看坐在暗红色沙发上的气势bī人的男人,万分不知所措。

龙煜双腿jiāo叠优雅地坐在一旁,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火光明明灭灭,朦胧的白烟模糊了他眉宇间的不慡。他yīn郁地盯着懵bī的王爵,简洁明了的解释了一下:“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见过失血昏倒的,没见过鸟还硬着就昏倒了啊!

王爵把吃惊和疑问咽在肚子里,默默地打开自己带来的jīng密药箱,开始帮助柏宸处理新增的刀伤并注she营养药剂。

刀口很深,看得出来龙煜是下了狠手,否则以柏宸的体质,是不会轻易到下的。刀伤加枪伤,也够他受得了。王爵一边上药,一边撇嘴。别人谈个恋爱都是甜甜蜜蜜的,轮到这两人却溢满了血腥味,真是……特别。

他手不禁一抖,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虚掩着的白布。下一秒,一道凌冽刮人的目光就直直地瞪向他。

“王医生,看病时,手要稳,不要碰不该碰的地方。”龙煜吐出一口白蒙蒙的烟雾,轻描淡写地威胁道。

王爵咽了咽口水,gān巴巴的回答:“龙先生您放心,我会小心的。”

Alpha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qiáng,王爵如坐针毡。他qiáng迫自己不去注意旁边的男人,专心地给柏宸处理伤口,可心里还是控制不住想探究一番。他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战战兢兢地开口:“龙先生……”

龙煜皱着眉看向他。

“那个……”王爵费尽心思思考着措辞,接着胆大包天的试探:“您对柏宸,大概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动情吧……”

他问得十分不确定,刚说完,还没等龙煜开口,就赶忙解释:“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完全没有想要gān涉你们的事,我也没资格gān涉,我就是觉得……”

王爵看着伤痕累累的柏宸,轻声说:“我就是觉得,柏宸他挺不容易的。他一心想做的事就是得到您的认可,得到您的关注。虽然方法有些极端,可他是爱您的,从很久以前便开始了。”

王爵声音很轻,像阵风一样就chuī到了龙煜的耳朵里。

香烟已经燃烧到尾端了,发出嘶嘶的鸣叫声,灰白的烟灰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龙煜面无表情看着chuáng上的人,瞳仁是浓重的墨色。他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开口:

“一切都是因为诱导剂。”

“所以你才是罪魁祸首。”

突然被这么qiáng势的指责,王爵愣了愣,一时间想不出要说什么好:“呃……其实……”他抬起眼皮偷偷的观察着男人的表情,继续说:“其实,诱导剂不会在体内停留很久,如果已经不连续服用的话,应该就没有任何效果了。”

龙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我说是就是。”

可那是我制造出来的呀,我说没有就没有呀。

当然这话,王爵只敢在心里反驳,因为他还想活得久点。

龙煜没有想继续聊下去的打算,他烦躁地起身,一言不发,便离开了房间。

“呼……”

看着人走后,王爵才敢拍拍胸口,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长呼一口气。

“有这么害怕吗?”安静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沙哑的声音。

谁知,本来昏睡过去的柏宸竟然睁开了一只眼睛,嘲笑地牵起嘴角。

“操!”王爵惊得一个大跳,瞪着眼睛说:“你他妈别吓我!你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问问题的时候就醒了。”柏宸呲牙咧嘴的坐起来,靠在chuáng上,眼带笑意地说:“谢了。”

“没什么可谢的。”王爵摆摆手:“就是觉得你两再这么下去,就要两败俱伤了。你说别人谈恋爱都和和睦睦的,你们两怎么总是心惊肉跳啊!”

柏宸摊手:“两个alphaqiáng行在一起,这种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形式自然要特别点咯。”

知道违反自然规律,你还搞你舅舅!王爵暗自翻了个白眼,然后语重心长的提醒:“其实,追求人要懂得làng漫一些,看个电影啊,烛光晚餐啊,河边散步啊,有时候转换一下方式也不错的。”

柏宸拍拍王爵的肩膀,无奈的笑:“谢谢王老师指点,有时间就用用你的处男攻略。”

王爵生无可恋:“……”

第二天清晨,柏宸风雨无阻地来到龙煜房间,伺候男人起chuáng。

Alpha的恢复的真得无比惊人,经过一晚的休整,柏宸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伤口迅速结疤,气色也变好了不少。

他脚步放轻,慢慢地走到chuáng边。

那倔qiáng傲气的男人独自一人躺在铁笼内的大chuáng上,冰冷的镣铐已经被破坏掉了,房间里不会再有任何东西可以困住他,但龙煜还是没有离开。他呼吸平稳,安安静静的熟睡着,jīng致好看的锁骨从宽松的衣领口泄露出来,上面还有些密集色情的红痕。

只是一瞬间,柏宸就硬了起来,信息素无声无息地散发着,逐渐的扩散弥漫。

熟悉诱人的味道令沉睡中的龙煜眉头微蹙,渐渐地苏醒过来,慢慢地睁开眼。

“舅舅,早安。”柏宸低下头,亲吻了一下龙煜的头顶。

“早。”因为刚醒的缘故,龙煜的声音格外低沉,听得人耳朵痒痒的。他坐起来,不咸不淡地问:“你好了?”

“嗯,好多了。昨晚没让您尽兴真是抱歉。”柏宸主动检讨。

龙煜抬脚踩在柏宸的肩膀上,嘲讽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alpha在做爱中晕倒了,真是稀奇呀。”

大多数男人被质疑能力时,都会不满,但柏宸没有。他没有恼怒,他抱住龙煜的脚细细的摩挲,然后说:“舅舅,即便我晕了,可性器还是硬着的,您可以坐上来自己动的,这样屁股里面哪里痒就可以戳哪里了,也很方便。”

龙煜冷哼:“那样我还不如买一个按摩棒,形状大小随我挑,还不用自己动,岂不是更方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