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都市 > 寡嫂 > 第254章 应允三个条件

刘洋皱眉,他抬头看着欧阳书,怎么会有如此不懂事的家属?

“咳咳!我跟你说了,刘洋可是有身份的人,不是那些地痞该道理的医院医生,你不要再胡说八道。”

欧阳书虽然呵斥了欧阳娜尔,但是并没有给刘洋道歉。

“我的诊断是他的脑部有异常,病人家属如果不相信我,我也没有治病的必要了,告辞。”

不相信他,还要让他给治病,想的挺美啊!

刘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这欧阳家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得了!

欧阳娜尔傻眼了,自己表哥到底找了一个怎么样的牛人啊?不过是魔都的中医协会的会长在不?

“刘兄,等等!别着急走啊,你你你别误会!诶呀!”

欧阳书紧忙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一脸的恳求刘洋留下。

只有欧阳娜尔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欧阳书已经追到了前面的刘洋,恳请他留下来。

“病人家属都不相信我,不管我的救治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出现任何的失误都会是我的责任。”

“我已经知道了,这样会有责任,为什么我还要出手?”

刘洋看着欧阳书一番质疑下来,也让欧阳书哑口无言。

“我在家里还有一些药,我需要研制,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告辞。”

刘洋转身就走,最近救人的事情一直都不很顺利,现在还被人质疑,真是以为他刘洋没脾气是不是?

欧阳书站着原地神色发呆,他不知自己该说什么话,来劝着刘洋能够继续留下。

要怪就怪自己刚才也质疑了刘洋自身的本领,他真是疯了呀。

如果真的质疑刘洋的话,他哪里还会有现在的成功?

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背,疼也得自己忍着了。

刘洋已经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欧阳娜尔拦了下来。

“尊敬的刘先生,刚才是我不礼貌了,也是我并不了解刘先生。”

“不过我愿意相信刘先生的医德人品不会对病人见死不救的。”

“我愿意为先生做牛做马,只恳请先生救我父亲一命!”

说着,欧阳娜尔对刘洋行大礼,她真的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好起来。

刘洋看着此女关心则乱,此话没有毛病,但是你真的质疑救人的人的时候,岂不是让人寒心?

他就是要让这帮家伙知道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身为医者,我自当该救人,我已经告诉你他的病因在脑袋之中了,你自己不相信就再去找一些医生查看查看。”

“如果说现在的这些所谓协议器都无法检验到他脑中的病因之后。”

“你便不再相信中医的话,那还请我来做什么呢?”

“你还是再找一些精致的仪器,将他的全身仔细研究研究,看看在没有病因。”

“或是将他全身经过各种仪器扫描透彻之后,再决定他的病因吧。”

刘洋最近心里本来就堵着一股火,做什么事情也都不顺利?

在楚家那儿是吃尽了憋,现在这欧阳家还想蹬鼻子上脸。

这一次他才不惯病呢。

双方只是合作关系,惹他不开心了。

那所谓的合同要不要也无所谓?他也不差那一份30%的合同。

“刘先生,我真的在诚心向您道歉,请您不要因为我之前的过失就置人命于不顾!”

欧阳娜尔有一些着急了,她真怕刘洋转身就走,不给自己的父亲看病。

那些所谓的西医都没有检查出来,只有这位中医好不容易用了半天的功夫才检查出来。

这若是真的找了别的中医医院再检查不出来呢。

此时,欧阳舒走了上来,神色凝重,态度诚恳。

“刘先生,我们双方之间是合作伙伴关系,我不该质疑你的话语,我对此表示十分的抱歉。”

“只要刘先生肯救我的二叔,我愿意为您做三件事,只要这三件事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不违背我个人的底线,我都会去做。”

欧阳书之所以应允刘洋三个条件,是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失去刘洋这个合作伙伴。

同时他也是在自己的傲慢无礼和对合作伙伴的不信任付出应付的代价。

三个条件,欧阳书的应允。

一直以来,刘洋做事都是依靠上官家的势力,这一次他要组建自己的势力了。

“好啊,三件事是吧,第一件事我要一个亿,第二件事我要燕京最好的一块儿地皮,第三件事,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欧阳家财大气粗,光是一个上市公司,拿出来就有500亿的身价,更何况欧阳家还有诸多的股份合同公司呢。

这一个亿对于欧阳家来说,也就是拔拔毛的事情。

一块儿好的地皮,撑死也就是百亿的价值。

虽然可能让欧阳书掉点肉。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在欧阳家是如日中天,拿出一块地皮来也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这两件事情我都答应,还希望刘兄现在出手去救我二叔!”

看着欧阳叔诚恳态度的情况下,刘洋也不打算再继续和欧阳家置气了,毕竟生意场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对手要强。

“我并不知道那毒素里面都有什么,现在我写出一份药单,叫上面的药品尽快给我准备好!”

刘洋大笔一挥,就写出了百种药材。

这些药材大部分都是用来研制解药所用,但是更多的是他自己要用,欧阳家是一个大家族,不宰白不宰。

“一些药材而已,我这就马上给阁下准备,现在还请去给我二叔看看病。”

刘洋回到了病房之中,并且开始用银针给这位欧阳家的二掌柜的诊治。

他用凝气为针的办法截取了一部分毒气浸泡的血液。

再将病人的耳根后部切开一小块肉,将这块黑色的血液引了出来。

欧阳娜尔就在旁边看着看着自己的父亲,耳部后面流出黑色的血液的时候。

她神色也是一惊,虽然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她此时也是乖乖的闭嘴,不敢多说一个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