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都市 > 婆婆你怎么这样[年代] > 第 141 章 【二更】

李昭昭听到消息又去医院照顾,李家人原本没受什么大伤,在李昭昭的照顾下,李父发起高烧,差点烧没了。

这一下把大家吓得够呛,连着一年多都没再来打扰周家人。

因为他们是确定了,李昭昭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可他们打又打不过李昭昭,想搞小动作就挨打,根本不怕被人道德绑架,就混不吝,他们还能怎么办?

“所以他们是想到用什么办法对付嫂子了?”

周小果激动。

倒不是他多讨厌李昭昭,想着看她倒霉,而是想看李家人倒霉。

周母摇头:“我也不清楚,他们这次是打着是小鲁班这个外孙出生这么久,都没见过,特别想看看孩子什么样,跟孩子联络联络感情,别跟外家生分了。”

在场几人无语。

生分了才好,这辈子都不联系,没有这么个外家,小鲁班反而轻快。

要是被李家人盯上,不拉着他把他的血吸干,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所以,李昭昭这是看李家人打听到古镇村,担心他们在家里闹,会让周家在古镇村被说闲话,这才带着小鲁班,将人约到了外面见面。

“他们出去见面我能理解,不过,从白天到天黑,他们到底要说什么话得这么久时间?”

周大美有些不安:“他们该不会对弟妹和我大侄子不利吧?”

周母无语。

看不出来你对你弟妹的滤镜这么厚,谁能对李昭昭不利啊。

想虽是这么想,周母还是说道:“要不我们出去找找,人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周淮升站起来:“你们等会儿,我打个电话。”

五分钟后,周淮升挂掉电话:“人在河道街的一家苍蝇馆子,半小时前,我一个巡逻的同事在那边看到他们过。”

“河道街?”

周母咋舌:“还好你给公家干活,还有这种能力,不然河道街离这里那么远,我们就是有十几个人去找,天亮了都找不到那边。”

“嫂子够意思,把她娘家人带远一点,竟然能带这么远。”

周小果竖起大拇指。

河道街在哪里,说起来大家也不陌生,河道街的位置,距离城北度假村并不远。

以前就是一条青石板铺就得阴暗巷子,地面积水里都是各家各户从家里倒出来的生活污水。

从那边经过的人都得捂着鼻子,手掌挥舞着,赶走在眼前飞来飞去的虫子。

自从度假村出现,并且越来越红火,带来了外面不少旅游的人,河道街吃到红利,迅速整改,虽然巷子依旧不大,但干净许多,那边不少人家都开起了铺子,卖什么的都有,价廉物美,还真能淘到些好的。

就连俞爱宝,也去逛过几次。

那种氛围,特别像是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大学附近的那条街。

那时候,他们都称大学附近的街为‘垃圾街’。

没想到隔了一个世界,这种氛围的街,俞爱宝这时候也能再次看到。

大晚上,周淮升开着车子,周大美还特意叫上了王寻,两个大男人,再加上武力值本来就很高的李昭昭,那家子就算闹什么幺蛾子,都得认怂。

此刻,河道街一家苍蝇馆子内,现场的氛围跟周家人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样。

虽说是苍蝇馆子,但桌面还算干净,上面放着八菜一汤,三道都是荤菜,其他几道要么半荤半素,全素的只有两道。

李昭昭大马金刀似的坐在座位上,面前放着一个大海碗,大海碗里堆着高高的米饭,她捧着大海碗埋头吃的欢快,米饭越来越少,桌上的菜也越来越少。

李家父母脸上抽抽,要不是正事要紧,这顿花了他们钱的菜,多少都得跟李昭昭抢着吃才行。

李昭昭埋在碗里的脸没有抬起来过,活了二十多年,记忆中人生第一次吃到娘家人给她一个人弄的这么多好吃的,就算没办法吃回本,但这一次,她一定要吃垮他们的钱包不可!

“小招财啊,你看,这是外婆给你买的拨浪鼓,你听,咚咚咚咚的,是不是很好玩?”

小鲁班坐在店里老板给送过来的儿童高椅上,抱着个小碗低头吃饭,文文静静的样子,跟他妈一点儿也不像。

格外乖巧可爱,长得又漂亮俊俏,让人看着都心软。

但他此刻却像亲妈一样埋头吃饭,压根不搭理这群就认识了大半天的陌生人。

白天,李昭昭将小鲁班抱着出去,说既然他们是想跟外孙联络感情,但肯定不能干聊,跟孩子亲近关系,要么买礼物,要么去儿童公园玩。

李家父母想来想去,儿童公园的票虽然贵,但跟给孩子的礼物相比,那还是儿童公园更有性价比。

毕竟,第一次见面,外公外婆给外孙买的礼物,总不能就几分钱几毛钱吧?

别说他们拿不出手,就算拿得出手,孩子也看不上眼。

毕竟听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家家境不错,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没因为他爹只是养子而亏待了他这个孙子。

所以,要问为什么李昭昭能带孩子和李家人在外面逛这么久,答案很明显,他们去了儿童公园,把小鲁班能玩的能看的全部都体验了个遍。

还不能体验的,李昭昭当着她父母的面,低头非常诚实的跟自己儿子说:“那些你现在不能玩,不过没关系,你再长大点,我或者你爸再带你来,我们没空,你奶也会带你来。”

小鲁班淡定点头。

玩了一个白天,那些孩子们疯狂尖叫流连忘返不肯离开的地方,似乎根本就没有引起他兴趣的样子。

不过也能理解,小鲁班日常性子就比较淡,对很多事情都没什么欲望。

再加上,别说跟李家这对从未见过的外公外婆不熟了,小鲁班就连跟他亲妈都不熟,压根玩不起来。

李家父母花钱不仅没有花到他心坎上,第一次见面,就嫌弃他的小名奇奇怪怪,还擅作主张给他改了个俗气的小名——小招财。

小鲁班记事早,懂事也早,知道自己这小名是奶奶取的,他喜欢奶奶,当然不喜欢这些人随随便便换掉自己的小名。

他是佛系,不是没情绪。

因此,李家父母在这边哄着小鲁班说话,小鲁班依旧不吭声。

名字没叫对,谁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啊。

李家父母的笑容都快坚持不下去了。

今天在这倒霉闺女和外孙身上花的钱够多了,结果钱都花出去了,还得不到他们一个笑脸,李家父母按捺了一整个白天的脾气,都要坚持不住了。

“招财,虽说我和你外婆在你出生后都没现在的,我和你外婆毕竟是长辈,你现在爱答不理的,你爸妈你爷奶就是这么教你的?”

小鲁班艰难的拿着筷子,颤颤巍巍的夹了一筷子炒鸡蛋往嘴里送。

还是不理他们。

李父气急,伸手就要掀桌。

李昭昭一手拍在桌上,依旧没抬头,还是淡定的吃着饭菜,只是原本轻飘飘的桌子,在她单手的压力下,竟让李父一个干惯了农活的大男人,使出洪荒之力都没法抬起来,只能假装无事的收回手。

李昭昭这才收回手,继续捧着自己的大海碗。

李母见男人丢了面子,又不敢骂这倒霉闺女,只能皱着眉头看小鲁班。

柿子挑软的捏。

“招财!”

“嘬嘬嘬,嘬嘬嘬,来这里,哎,好狗,真乖。”

店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大男人的声音,李母一愣,扭头看去,是个陌生的高大男人,正半蹲在地上摸一条大黄狗的脑袋。

大黄狗吐着舌头,尾巴疯狂摇晃。

另一家店铺的老板大喊:“招财,进来,别把人家的衣服给弄脏了!”

大黄狗招财‘汪汪’两声,用脑袋蹭蹭男人的掌心,这才颠颠儿回到隔壁店铺里。

李母有点尴尬,正要扭回头,就见那男人身后出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高大身影。

摸过的男人看到他,立刻站起来:“升叔。”

来人正是周淮升。

三十来岁的周淮升,还是不习惯被只比自己小不到六岁的男人叫叔。

但王寻跟周大美现在的关系已经确定,叫‘哥’会很奇怪,只能认下这个称呼。

李昭昭赶紧咽下嘴里的米饭,拍拍小鲁班:“儿子,爷爷来了。”

小鲁班抬头,看到是周淮升,眼睛一亮。

其实在自家人中,除了亲爹妈以外,小鲁班跟早出晚归很少在家的周淮升也不熟,但现场这么多人中,反而是周淮升这个不熟的爷爷他最熟悉,在陌生的环境里,小鲁班第一次对这个不熟的爷爷产生亲近感,下意识就蹬着小腿滑到高椅下,哒哒哒跑到周淮升身边,叫:“爷~”

周淮升点头,抱起这个大孙子,目光略过面色不善站起来的李家父母,直接问李昭昭:“这么晚都不回家,你妈让我们来找你。”

李昭昭眼睛一亮:“我妈呢?”

她看向他们身后,没见人,赶紧站起道:“我妈想我了,我得赶紧回去,不然她在家里不知道得多担心。”

说着冲身后老板喊:“老板,打包!”

李母气的脸色发青。

你妈你妈,你哪个妈?

你亲妈就在你面前站着,眼瞎啊看不见?

一整天下来也没见李昭昭对自己有多热情过,结果一个都不能跟她一条心的婆婆,还是养婆婆一句话,就能让她嘴角咧到天灵盖上!

饿了一天都没吃上一口菜的李母肚子咕咕叫,只觉这闺女是白生了,这点剩菜也不给他们这对亲爹妈留,不由冷笑:“都吃成这样了还打包,看来你公婆对你也不怎么样。”

桌上的菜盘子里只剩下一点剩菜,看着都埋汰。

李昭昭纳闷:“谁说我是带回去吃的,吃不完不能浪费,带回去也能喂狗。”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晚安~

李昭昭听到消息又去医院照顾,李家人原本没受什么大伤,在李昭昭的照顾下,李父发起高烧,差点烧没了。

这一下把大家吓得够呛,连着一年多都没再来打扰周家人。

因为他们是确定了,李昭昭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可他们打又打不过李昭昭,想搞小动作就挨打,根本不怕被人道德绑架,就混不吝,他们还能怎么办?

“所以他们是想到用什么办法对付嫂子了?”

周小果激动。

倒不是他多讨厌李昭昭,想着看她倒霉,而是想看李家人倒霉。

周母摇头:“我也不清楚,他们这次是打着是小鲁班这个外孙出生这么久,都没见过,特别想看看孩子什么样,跟孩子联络联络感情,别跟外家生分了。”

在场几人无语。

生分了才好,这辈子都不联系,没有这么个外家,小鲁班反而轻快。

要是被李家人盯上,不拉着他把他的血吸干,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所以,李昭昭这是看李家人打听到古镇村,担心他们在家里闹,会让周家在古镇村被说闲话,这才带着小鲁班,将人约到了外面见面。

“他们出去见面我能理解,不过,从白天到天黑,他们到底要说什么话得这么久时间?”

周大美有些不安:“他们该不会对弟妹和我大侄子不利吧?”

周母无语。

看不出来你对你弟妹的滤镜这么厚,谁能对李昭昭不利啊。

想虽是这么想,周母还是说道:“要不我们出去找找,人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周淮升站起来:“你们等会儿,我打个电话。”

五分钟后,周淮升挂掉电话:“人在河道街的一家苍蝇馆子,半小时前,我一个巡逻的同事在那边看到他们过。”

“河道街?”

周母咋舌:“还好你给公家干活,还有这种能力,不然河道街离这里那么远,我们就是有十几个人去找,天亮了都找不到那边。”

“嫂子够意思,把她娘家人带远一点,竟然能带这么远。”

周小果竖起大拇指。

河道街在哪里,说起来大家也不陌生,河道街的位置,距离城北度假村并不远。

以前就是一条青石板铺就得阴暗巷子,地面积水里都是各家各户从家里倒出来的生活污水。

从那边经过的人都得捂着鼻子,手掌挥舞着,赶走在眼前飞来飞去的虫子。

自从度假村出现,并且越来越红火,带来了外面不少旅游的人,河道街吃到红利,迅速整改,虽然巷子依旧不大,但干净许多,那边不少人家都开起了铺子,卖什么的都有,价廉物美,还真能淘到些好的。

就连俞爱宝,也去逛过几次。

那种氛围,特别像是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大学附近的那条街。

那时候,他们都称大学附近的街为‘垃圾街’。

没想到隔了一个世界,这种氛围的街,俞爱宝这时候也能再次看到。

大晚上,周淮升开着车子,周大美还特意叫上了王寻,两个大男人,再加上武力值本来就很高的李昭昭,那家子就算闹什么幺蛾子,都得认怂。

此刻,河道街一家苍蝇馆子内,现场的氛围跟周家人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样。

虽说是苍蝇馆子,但桌面还算干净,上面放着八菜一汤,三道都是荤菜,其他几道要么半荤半素,全素的只有两道。

李昭昭大马金刀似的坐在座位上,面前放着一个大海碗,大海碗里堆着高高的米饭,她捧着大海碗埋头吃的欢快,米饭越来越少,桌上的菜也越来越少。

李家父母脸上抽抽,要不是正事要紧,这顿花了他们钱的菜,多少都得跟李昭昭抢着吃才行。

李昭昭埋在碗里的脸没有抬起来过,活了二十多年,记忆中人生第一次吃到娘家人给她一个人弄的这么多好吃的,就算没办法吃回本,但这一次,她一定要吃垮他们的钱包不可!

“小招财啊,你看,这是外婆给你买的拨浪鼓,你听,咚咚咚咚的,是不是很好玩?”

小鲁班坐在店里老板给送过来的儿童高椅上,抱着个小碗低头吃饭,文文静静的样子,跟他妈一点儿也不像。

格外乖巧可爱,长得又漂亮俊俏,让人看着都心软。

但他此刻却像亲妈一样埋头吃饭,压根不搭理这群就认识了大半天的陌生人。

白天,李昭昭将小鲁班抱着出去,说既然他们是想跟外孙联络感情,但肯定不能干聊,跟孩子亲近关系,要么买礼物,要么去儿童公园玩。

李家父母想来想去,儿童公园的票虽然贵,但跟给孩子的礼物相比,那还是儿童公园更有性价比。

毕竟,第一次见面,外公外婆给外孙买的礼物,总不能就几分钱几毛钱吧?

别说他们拿不出手,就算拿得出手,孩子也看不上眼。

毕竟听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家家境不错,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没因为他爹只是养子而亏待了他这个孙子。

所以,要问为什么李昭昭能带孩子和李家人在外面逛这么久,答案很明显,他们去了儿童公园,把小鲁班能玩的能看的全部都体验了个遍。

还不能体验的,李昭昭当着她父母的面,低头非常诚实的跟自己儿子说:“那些你现在不能玩,不过没关系,你再长大点,我或者你爸再带你来,我们没空,你奶也会带你来。”

小鲁班淡定点头。

玩了一个白天,那些孩子们疯狂尖叫流连忘返不肯离开的地方,似乎根本就没有引起他兴趣的样子。

不过也能理解,小鲁班日常性子就比较淡,对很多事情都没什么欲望。

再加上,别说跟李家这对从未见过的外公外婆不熟了,小鲁班就连跟他亲妈都不熟,压根玩不起来。

李家父母花钱不仅没有花到他心坎上,第一次见面,就嫌弃他的小名奇奇怪怪,还擅作主张给他改了个俗气的小名——小招财。

小鲁班记事早,懂事也早,知道自己这小名是奶奶取的,他喜欢奶奶,当然不喜欢这些人随随便便换掉自己的小名。

他是佛系,不是没情绪。

因此,李家父母在这边哄着小鲁班说话,小鲁班依旧不吭声。

名字没叫对,谁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啊。

李家父母的笑容都快坚持不下去了。

今天在这倒霉闺女和外孙身上花的钱够多了,结果钱都花出去了,还得不到他们一个笑脸,李家父母按捺了一整个白天的脾气,都要坚持不住了。

“招财,虽说我和你外婆在你出生后都没现在的,我和你外婆毕竟是长辈,你现在爱答不理的,你爸妈你爷奶就是这么教你的?”

小鲁班艰难的拿着筷子,颤颤巍巍的夹了一筷子炒鸡蛋往嘴里送。

还是不理他们。

李父气急,伸手就要掀桌。

李昭昭一手拍在桌上,依旧没抬头,还是淡定的吃着饭菜,只是原本轻飘飘的桌子,在她单手的压力下,竟让李父一个干惯了农活的大男人,使出洪荒之力都没法抬起来,只能假装无事的收回手。

李昭昭这才收回手,继续捧着自己的大海碗。

李母见男人丢了面子,又不敢骂这倒霉闺女,只能皱着眉头看小鲁班。

柿子挑软的捏。

“招财!”

“嘬嘬嘬,嘬嘬嘬,来这里,哎,好狗,真乖。”

店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大男人的声音,李母一愣,扭头看去,是个陌生的高大男人,正半蹲在地上摸一条大黄狗的脑袋。

大黄狗吐着舌头,尾巴疯狂摇晃。

另一家店铺的老板大喊:“招财,进来,别把人家的衣服给弄脏了!”

大黄狗招财‘汪汪’两声,用脑袋蹭蹭男人的掌心,这才颠颠儿回到隔壁店铺里。

李母有点尴尬,正要扭回头,就见那男人身后出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高大身影。

摸过的男人看到他,立刻站起来:“升叔。”

来人正是周淮升。

三十来岁的周淮升,还是不习惯被只比自己小不到六岁的男人叫叔。

但王寻跟周大美现在的关系已经确定,叫‘哥’会很奇怪,只能认下这个称呼。

李昭昭赶紧咽下嘴里的米饭,拍拍小鲁班:“儿子,爷爷来了。”

小鲁班抬头,看到是周淮升,眼睛一亮。

其实在自家人中,除了亲爹妈以外,小鲁班跟早出晚归很少在家的周淮升也不熟,但现场这么多人中,反而是周淮升这个不熟的爷爷他最熟悉,在陌生的环境里,小鲁班第一次对这个不熟的爷爷产生亲近感,下意识就蹬着小腿滑到高椅下,哒哒哒跑到周淮升身边,叫:“爷~”

周淮升点头,抱起这个大孙子,目光略过面色不善站起来的李家父母,直接问李昭昭:“这么晚都不回家,你妈让我们来找你。”

李昭昭眼睛一亮:“我妈呢?”

她看向他们身后,没见人,赶紧站起道:“我妈想我了,我得赶紧回去,不然她在家里不知道得多担心。”

说着冲身后老板喊:“老板,打包!”

李母气的脸色发青。

你妈你妈,你哪个妈?

你亲妈就在你面前站着,眼瞎啊看不见?

一整天下来也没见李昭昭对自己有多热情过,结果一个都不能跟她一条心的婆婆,还是养婆婆一句话,就能让她嘴角咧到天灵盖上!

饿了一天都没吃上一口菜的李母肚子咕咕叫,只觉这闺女是白生了,这点剩菜也不给他们这对亲爹妈留,不由冷笑:“都吃成这样了还打包,看来你公婆对你也不怎么样。”

桌上的菜盘子里只剩下一点剩菜,看着都埋汰。

李昭昭纳闷:“谁说我是带回去吃的,吃不完不能浪费,带回去也能喂狗。”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