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6 章 汽水肉蒸蛋

小大人知晏没有打断妹妹。

看来是真饿了。

“我做了汽水肉蒸蛋,要不要试试看?”

说话间,苏楚箐已经端着碗肉蒸蛋朝着餐厅走去。

小馋猫知微就这样忘记了自己十分钟前说的话,放开知晏的手,跟在苏楚箐身后,亦步亦趋。

“汽水?汽水也可以做菜吗?”

门市部卖的汽水甜丝丝的,奶奶说糖分含量太高。喝多了,嘴巴里会长出小虫子,把牙齿都吃掉,所以不允许他们多喝。只有逢年过节,或是哥哥考试又得到了第一名的时候,才允许他们喝一杯。

肉是咸的,汽水是甜的,知微摸摸脑袋,不知道这两者怎么能同时出现。

苏楚箐卖了个关子,“尝尝就知道了。”

听了苏楚箐的话,知微哼哧爬上餐椅,跪坐着,胖乎乎的手臂支撑上半身,趴在桌面上,伸长脖子去看碗里的东西。

碗里的蒸蛋混着肉糜,清爽清澈的汤底被撇去了浮沫,表面漂浮着油花和翠绿的葱叶。

只是混着水汽的香味,就足以让知微馋到咽口水。

蒸肉的同时,苏楚箐还顺带蒸了饭。

晶莹剔透的东北长米堆成小山丘,水和火候都把握得恰到好处,细长的米粒颗颗分明,既不会夹生,也不会太过粘稠,苏楚箐给两个孩子一人盛了一碗。

今天的午饭就是汽水肉蒸蛋,配大米饭。

知微等不及,在米饭端上桌之前就连汤带肉挖了一勺,嗷呜吃进肚子里。

黑芝麻馅般墨黑的圆眼睛瞬间瞪大,鼓着腮帮子,知微双手捧着碗,看向苏楚箐的眼神都充满着崇拜。

“好好吃!”

知晏和知微的奶奶是退休医生,晚年生活时间充裕,为了更好地照顾两个金孙,特意跟着国营大饭店的高级厨师学习了一段时间,做菜做饭也是小有心得。

知微和哥哥上托儿所,午饭是所里生活老师负责的,她一直觉得自家奶奶做的饭,世界最好吃。

今天知微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道菜的口感和她人生短短几年间,吃过的所有肉菜都不相同。

虽然都是剁碎的肉肉,但却不像肉丸子和荤饺子馅,一咬就四处散开,因为充分搅拌和蛋液渗入孔洞中的缘故,肉糜与肉糜凝固的更加紧密,在唇齿间的口感也更加有弹性、有嚼劲。

又因为采用隔水蒸的烹饪方式,水汽的温度能够保证肉块烂熟,但却不会干柴,肉里有汤,汤里包肉。

上下门牙闭合,细细咀嚼间,被蛋液和肉包裹的汤汁四溅,甘旨肥浓,齿颊生香。

一口下肚,知微仍觉得不过瘾,低着头嗷呜又是一大口。

知晏觉得自家妹妹这番模样简直没眼看,一碗奇奇怪怪的肉汤而已,能有多好吃?

他才不会上当。

然后就被某位自诩妈妈的坏女人塞了满嘴。

苏楚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挖了一勺肉羹,喂给赌气的知晏小朋友。

可别给孩子饿出什么好歹来。

鸡蛋液在上锅蒸之前,苏楚箐专门过了筛,凝固的蛋液细腻顺滑,融合了猪肉油脂和虾皮的鲜味,尝不出丝毫的蛋腥味,反倒更像一块嫩豆腐。

知晏来不及反应,蛋液包裹着肉糜便沿着食道滑了下去,只剩下弥留在唇舌味蕾间的余味,持续向大脑神经传递惊艳的事实。

知晏舔了舔嘴皮。

的确……好吃。

“需要我喂你吗?”苏楚箐继续举着勺。

“我,我才不要呢!”知晏的脸颊陡然涨红,从苏楚箐手中夺过木勺。抢过道,“……我自己会吃。”

兔子惹毛了也是会咬人的,苏楚箐见好就收。

给自己也盛了碗饭,苏楚箐将软糯的米饭泡进汤汁里。知微有样学样,饭粒混着汤和肉,吃了一口就爱上了这种吃法,拉上知晏一起,三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餐桌前,一个吃得比一个香。

……

a市,燕京大学。

工学院航空系国重喷气推进中心731所。

脱下工作白大褂,最后走的顾屿衡关上密封门,作为科研实力突出的高精尖人才,政府专项拨款,为他组建了全新实验室。

“钥匙还是放在办公室,要是你们下午先到,去殷老师那儿登记,报我的名字。”

顾屿衡弯腰填写记录表,同时告诉学生们实验的注意事项。

深灰色的衬衫挽到手肘处,银白的腕表务实干练,宽肩平直,线条往下逐渐变得内收精窄,普通西装裤和衬衫的搭配,穿在他身上,也与其他人有着天壤之别。

作为燕京大学最年轻的正教授,刚满三十岁的顾屿衡教授,自带光环,无论出现在那儿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不少路过的女同学抱着书,偷偷打量,又在顾教授抬头的瞬间,低头红着脸跑开。

同为航天系教授的付国平,实验室在同一层,路过的时候,惊讶地与他打招呼。

付教授是燕京大学航天系主任,也是当时极力为顾屿衡担保的业界大佬。出于人才之间的惺惺相惜,顾屿衡能顺利通过米国海关,顺利归国,得到过他的很多帮助。

俩人虽然年纪相差很大,但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学生们异口同声,鞠躬尊敬称呼道:“主任好。”

付国平不在意地摆摆手,“稀奇啊,小顾,今天结束得怎么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重新检查完清单的顾屿衡摘下细框眼镜,一边收回眼镜盒,一边如实回答道:“准备去吃午饭。”

要是别人,肯定会邀请主任一起同行,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情世故,学术圈也不例外,搞好人际关系能少去很多麻烦。

但顾屿衡无论是对谁,永远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没有丝毫下级对上级的巴结奉承。

随着七五年中央工作会议的召开,按照整顿精神指示,高考制度逐渐恢复。一直到八零初期,教育部对高等教育持续关注、大力帮扶、进行了多次改革。燕京大学作为首批重点建设的高校,代表华国教育科研的最高水平。在这个大学生都稀缺宝贵的时代,燕京教授所代表的分量不言而喻。

而做到主任级别,又是另外的高度了。

但向来被人捧着的付国平并不会因顾屿衡的态度而感到冒犯,他早就习惯了他孤僻清傲的性格。

顾屿衡自有他傲气的资本,以他的实力,坐上甚至远超自己的位置不过是迟早的事,付国平也没必要倚老卖老。

不过他倒是好奇,院里乃至整个工学部,谁不知道顾屿衡是出了名的严谨务实,时常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整天。

“怎么?食堂师傅弄出新花样了?”

最近白菜应季,食堂师傅们天天清炒白菜、白菜豆腐汤、油淋白菜,付国平都快要吃吐了,难不成食堂终于要换口味了?

“没,”收拾好课件的顾屿衡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弧度,语气里有他都未察觉的期待,“我回家吃。”

一头雾水的付国平:???

他家都没人,他上哪家去吃?

……

顾屿衡是在饭吃到一半时突然回来的。

光洁的额角薄汗漉漉,他猛地推开门。上卷的袖口,露出小半截手臂,肌肉都绷紧了,血管和筋脉微凸盘旋,直到看见餐桌旁的两个孩子,才陡然放松。

苏楚箐和知晏知微都被吓了一跳。

吃得不亦乐乎的知微,终于舍得从碗里抬起头,嘴角还粘着几颗油乎乎的米粒,呆呆地问道:“爸爸怎么回来啦?”

顾屿衡却没有回答。

确认孩子无事,他转身朝屋外走去,拨通了随身携带的传呼机。

燕京大学占地面积大,承包了a市郊区的整座山头和部分河湖流段,整个区域类似规则的长方形。

实验区在学校的右上角,而居民区位于方形的左下角,两者之间的距离几乎贯穿整个校园。

顾屿衡的出行工具是一辆凤凰牌双杠自行车,骑行半路,接到父母的电话,说孩子不见了。

“……没事……嗯……不用提早回来。”

餐厅里能够听见屋外断断续续的声音,低缓磁性,言简意赅。

顾屿衡的嗓音其实很好听,他的发音很标准,经过岁月的打磨,像是秋冬起雾的深山老林,流淌过枯树卵石的泉流,沉稳干净。

但此刻,也许是紧绷久了,声带硬涩压抑,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苏楚箐与正襟危坐的知晏面面相窥,知道肯定这俩离家出走被发现了。

顾屿衡从未在孩子面前发过火,第一次见爸爸这么生气,“罪魁祸首”知晏脸都吓白了几分。

但离家出走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万一遇上人贩子,后果不堪设想,八零年拐卖儿童的新闻也不少。

苏楚箐心中默默叹气。

原则性问题面前,维护反倒是害了他们。

回完消息的顾屿衡挂了电话进来,他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苏楚箐立即迎上去,“吃午饭了吗?中午我做了汽水肉蒸蛋,在灶上放着,现在还是温热的。”

顾屿衡脱下外套,挂在衣架:“好。”

走近苏楚箐才发现他后背的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打湿了,布料紧贴宽阔精瘦的背脊,他却像完全感受不到。

明明这么有洁癖的一个人……

顾屿衡端菜,苏楚箐便跟着进厨房帮他盛饭。

刚从蒸锅里拿出来的肉蒸蛋冒着滚烫的水蒸气,白蒙蒙的水雾在厨房里翻滚升腾,空气里是比顾屿衡料想中,还要美味的佳肴郁香。

“你要是觉得清淡,就加点酱油,”苏楚箐从沥水篮里抽出勺子,清洗干净,挖了勺汤,喂到顾屿衡嘴前,“专门给孩子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俩人都是一愣。

苏楚箐面色如常,心中却崩溃,怎么还喂顺手了?!

沉默三秒,顾屿衡弯腰,就着苏楚箐的手,喝完勺子里的汤。

上下嘴唇闭合,他认真地仔细品尝,最后轻轻点头,像是做出什么严肃的学术评定。

“不用加,很好吃。”

苏楚箐触电般地收回手,“那就好。”

午饭后半段吃的很安静,顾屿衡什么都没说,仍旧保持着合符规范的餐桌礼仪。

知微还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比起哥哥的紧张,她吃得没心没肺。

被汤汁完全浸泡的米饭吸饱了水分,糯滑绵软,香气四溢。刮着碗沿,让木勺上的米粒堆成尖尖,张大嘴她嗷呜一口,全给吞进了肚子里。

见知晏坐着不动,她嘴馋问道:“哥哥吃饱了,剩下的要不给我吧。”

苏楚箐忍俊不禁:“慢慢吃,锅里还有。”

顾屿衡吃饭的速度很快,苏楚箐一共蒸了五碗,本想自己吃一碗,其余四碗两个孩子平分,却高估了五岁孩子的胃。

剩下的三碗,苏楚箐挑了份分量最多的给顾屿衡,他就着米饭,将碗里的汽水肉蒸蛋吃的半点也不剩。

吃完饭,照例是顾屿衡主动承担了收拾洗碗的活。

带着手套,说要帮忙的苏楚箐,戳着水面上绵密的泡沫,碗是一个没洗。

“对不起啊,是我没考虑到,孩子回一声。”

顾屿衡用抹布擦拭着瓷碗,洗干净的都放到旁边,待会再一起冲去清洁剂。

洗碗池前面的空间本就不大,加上苏楚箐,对于高挑的顾屿衡就显得有些逼仄,他眉眼低垂,洗的十分细致,就连碗底都擦拭得干干净净。

“这不怪你,家里没有电话,你也不知道我的号码。”

……这倒是。

他们俩虽然是夫妻,但除了名字,完全不了解对方。

“孩子麻烦你照顾了,他们有没有闹你?”顾屿衡将碗筷分门别类收进柜子里。

苏楚箐脱下深紫色的橡胶手套,“他们很乖,被教育的很好。”

“那就好,”顾屿衡直起身,用干毛巾擦净双手,“他们如果不听话就和我说。”

苏楚箐点头,表示知道了。

还想帮某位口是心非的幼崽说说好话,收拾好厨房的男人已经转身登上楼梯。

“顾知晏,”连名带姓,语调平静地喊出名字,顾屿衡秋后算账:“跟我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大人知晏没有打断妹妹。

看来是真饿了。

“我做了汽水肉蒸蛋,要不要试试看?”

说话间,苏楚箐已经端着碗肉蒸蛋朝着餐厅走去。

小馋猫知微就这样忘记了自己十分钟前说的话,放开知晏的手,跟在苏楚箐身后,亦步亦趋。

“汽水?汽水也可以做菜吗?”

门市部卖的汽水甜丝丝的,奶奶说糖分含量太高。喝多了,嘴巴里会长出小虫子,把牙齿都吃掉,所以不允许他们多喝。只有逢年过节,或是哥哥考试又得到了第一名的时候,才允许他们喝一杯。

肉是咸的,汽水是甜的,知微摸摸脑袋,不知道这两者怎么能同时出现。

苏楚箐卖了个关子,“尝尝就知道了。”

听了苏楚箐的话,知微哼哧爬上餐椅,跪坐着,胖乎乎的手臂支撑上半身,趴在桌面上,伸长脖子去看碗里的东西。

碗里的蒸蛋混着肉糜,清爽清澈的汤底被撇去了浮沫,表面漂浮着油花和翠绿的葱叶。

只是混着水汽的香味,就足以让知微馋到咽口水。

蒸肉的同时,苏楚箐还顺带蒸了饭。

晶莹剔透的东北长米堆成小山丘,水和火候都把握得恰到好处,细长的米粒颗颗分明,既不会夹生,也不会太过粘稠,苏楚箐给两个孩子一人盛了一碗。

今天的午饭就是汽水肉蒸蛋,配大米饭。

知微等不及,在米饭端上桌之前就连汤带肉挖了一勺,嗷呜吃进肚子里。

黑芝麻馅般墨黑的圆眼睛瞬间瞪大,鼓着腮帮子,知微双手捧着碗,看向苏楚箐的眼神都充满着崇拜。

“好好吃!”

知晏和知微的奶奶是退休医生,晚年生活时间充裕,为了更好地照顾两个金孙,特意跟着国营大饭店的高级厨师学习了一段时间,做菜做饭也是小有心得。

知微和哥哥上托儿所,午饭是所里生活老师负责的,她一直觉得自家奶奶做的饭,世界最好吃。

今天知微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道菜的口感和她人生短短几年间,吃过的所有肉菜都不相同。

虽然都是剁碎的肉肉,但却不像肉丸子和荤饺子馅,一咬就四处散开,因为充分搅拌和蛋液渗入孔洞中的缘故,肉糜与肉糜凝固的更加紧密,在唇齿间的口感也更加有弹性、有嚼劲。

又因为采用隔水蒸的烹饪方式,水汽的温度能够保证肉块烂熟,但却不会干柴,肉里有汤,汤里包肉。

上下门牙闭合,细细咀嚼间,被蛋液和肉包裹的汤汁四溅,甘旨肥浓,齿颊生香。

一口下肚,知微仍觉得不过瘾,低着头嗷呜又是一大口。

知晏觉得自家妹妹这番模样简直没眼看,一碗奇奇怪怪的肉汤而已,能有多好吃?

他才不会上当。

然后就被某位自诩妈妈的坏女人塞了满嘴。

苏楚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挖了一勺肉羹,喂给赌气的知晏小朋友。

可别给孩子饿出什么好歹来。

鸡蛋液在上锅蒸之前,苏楚箐专门过了筛,凝固的蛋液细腻顺滑,融合了猪肉油脂和虾皮的鲜味,尝不出丝毫的蛋腥味,反倒更像一块嫩豆腐。

知晏来不及反应,蛋液包裹着肉糜便沿着食道滑了下去,只剩下弥留在唇舌味蕾间的余味,持续向大脑神经传递惊艳的事实。

知晏舔了舔嘴皮。

的确……好吃。

“需要我喂你吗?”苏楚箐继续举着勺。

“我,我才不要呢!”知晏的脸颊陡然涨红,从苏楚箐手中夺过木勺。抢过道,“……我自己会吃。”

兔子惹毛了也是会咬人的,苏楚箐见好就收。

给自己也盛了碗饭,苏楚箐将软糯的米饭泡进汤汁里。知微有样学样,饭粒混着汤和肉,吃了一口就爱上了这种吃法,拉上知晏一起,三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餐桌前,一个吃得比一个香。

……

a市,燕京大学。

工学院航空系国重喷气推进中心731所。

脱下工作白大褂,最后走的顾屿衡关上密封门,作为科研实力突出的高精尖人才,政府专项拨款,为他组建了全新实验室。

“钥匙还是放在办公室,要是你们下午先到,去殷老师那儿登记,报我的名字。”

顾屿衡弯腰填写记录表,同时告诉学生们实验的注意事项。

深灰色的衬衫挽到手肘处,银白的腕表务实干练,宽肩平直,线条往下逐渐变得内收精窄,普通西装裤和衬衫的搭配,穿在他身上,也与其他人有着天壤之别。

作为燕京大学最年轻的正教授,刚满三十岁的顾屿衡教授,自带光环,无论出现在那儿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不少路过的女同学抱着书,偷偷打量,又在顾教授抬头的瞬间,低头红着脸跑开。

同为航天系教授的付国平,实验室在同一层,路过的时候,惊讶地与他打招呼。

付教授是燕京大学航天系主任,也是当时极力为顾屿衡担保的业界大佬。出于人才之间的惺惺相惜,顾屿衡能顺利通过米国海关,顺利归国,得到过他的很多帮助。

俩人虽然年纪相差很大,但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学生们异口同声,鞠躬尊敬称呼道:“主任好。”

付国平不在意地摆摆手,“稀奇啊,小顾,今天结束得怎么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重新检查完清单的顾屿衡摘下细框眼镜,一边收回眼镜盒,一边如实回答道:“准备去吃午饭。”

要是别人,肯定会邀请主任一起同行,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情世故,学术圈也不例外,搞好人际关系能少去很多麻烦。

但顾屿衡无论是对谁,永远是公事公办的语气,没有丝毫下级对上级的巴结奉承。

随着七五年中央工作会议的召开,按照整顿精神指示,高考制度逐渐恢复。一直到八零初期,教育部对高等教育持续关注、大力帮扶、进行了多次改革。燕京大学作为首批重点建设的高校,代表华国教育科研的最高水平。在这个大学生都稀缺宝贵的时代,燕京教授所代表的分量不言而喻。

而做到主任级别,又是另外的高度了。

但向来被人捧着的付国平并不会因顾屿衡的态度而感到冒犯,他早就习惯了他孤僻清傲的性格。

顾屿衡自有他傲气的资本,以他的实力,坐上甚至远超自己的位置不过是迟早的事,付国平也没必要倚老卖老。

不过他倒是好奇,院里乃至整个工学部,谁不知道顾屿衡是出了名的严谨务实,时常在实验室一呆就是一整天。

“怎么?食堂师傅弄出新花样了?”

最近白菜应季,食堂师傅们天天清炒白菜、白菜豆腐汤、油淋白菜,付国平都快要吃吐了,难不成食堂终于要换口味了?

“没,”收拾好课件的顾屿衡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弧度,语气里有他都未察觉的期待,“我回家吃。”

一头雾水的付国平:???

他家都没人,他上哪家去吃?

……

顾屿衡是在饭吃到一半时突然回来的。

光洁的额角薄汗漉漉,他猛地推开门。上卷的袖口,露出小半截手臂,肌肉都绷紧了,血管和筋脉微凸盘旋,直到看见餐桌旁的两个孩子,才陡然放松。

苏楚箐和知晏知微都被吓了一跳。

吃得不亦乐乎的知微,终于舍得从碗里抬起头,嘴角还粘着几颗油乎乎的米粒,呆呆地问道:“爸爸怎么回来啦?”

顾屿衡却没有回答。

确认孩子无事,他转身朝屋外走去,拨通了随身携带的传呼机。

燕京大学占地面积大,承包了a市郊区的整座山头和部分河湖流段,整个区域类似规则的长方形。

实验区在学校的右上角,而居民区位于方形的左下角,两者之间的距离几乎贯穿整个校园。

顾屿衡的出行工具是一辆凤凰牌双杠自行车,骑行半路,接到父母的电话,说孩子不见了。

“……没事……嗯……不用提早回来。”

餐厅里能够听见屋外断断续续的声音,低缓磁性,言简意赅。

顾屿衡的嗓音其实很好听,他的发音很标准,经过岁月的打磨,像是秋冬起雾的深山老林,流淌过枯树卵石的泉流,沉稳干净。

但此刻,也许是紧绷久了,声带硬涩压抑,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苏楚箐与正襟危坐的知晏面面相窥,知道肯定这俩离家出走被发现了。

顾屿衡从未在孩子面前发过火,第一次见爸爸这么生气,“罪魁祸首”知晏脸都吓白了几分。

但离家出走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万一遇上人贩子,后果不堪设想,八零年拐卖儿童的新闻也不少。

苏楚箐心中默默叹气。

原则性问题面前,维护反倒是害了他们。

回完消息的顾屿衡挂了电话进来,他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苏楚箐立即迎上去,“吃午饭了吗?中午我做了汽水肉蒸蛋,在灶上放着,现在还是温热的。”

顾屿衡脱下外套,挂在衣架:“好。”

走近苏楚箐才发现他后背的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打湿了,布料紧贴宽阔精瘦的背脊,他却像完全感受不到。

明明这么有洁癖的一个人……

顾屿衡端菜,苏楚箐便跟着进厨房帮他盛饭。

刚从蒸锅里拿出来的肉蒸蛋冒着滚烫的水蒸气,白蒙蒙的水雾在厨房里翻滚升腾,空气里是比顾屿衡料想中,还要美味的佳肴郁香。

“你要是觉得清淡,就加点酱油,”苏楚箐从沥水篮里抽出勺子,清洗干净,挖了勺汤,喂到顾屿衡嘴前,“专门给孩子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俩人都是一愣。

苏楚箐面色如常,心中却崩溃,怎么还喂顺手了?!

沉默三秒,顾屿衡弯腰,就着苏楚箐的手,喝完勺子里的汤。

上下嘴唇闭合,他认真地仔细品尝,最后轻轻点头,像是做出什么严肃的学术评定。

“不用加,很好吃。”

苏楚箐触电般地收回手,“那就好。”

午饭后半段吃的很安静,顾屿衡什么都没说,仍旧保持着合符规范的餐桌礼仪。

知微还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比起哥哥的紧张,她吃得没心没肺。

被汤汁完全浸泡的米饭吸饱了水分,糯滑绵软,香气四溢。刮着碗沿,让木勺上的米粒堆成尖尖,张大嘴她嗷呜一口,全给吞进了肚子里。

见知晏坐着不动,她嘴馋问道:“哥哥吃饱了,剩下的要不给我吧。”

苏楚箐忍俊不禁:“慢慢吃,锅里还有。”

顾屿衡吃饭的速度很快,苏楚箐一共蒸了五碗,本想自己吃一碗,其余四碗两个孩子平分,却高估了五岁孩子的胃。

剩下的三碗,苏楚箐挑了份分量最多的给顾屿衡,他就着米饭,将碗里的汽水肉蒸蛋吃的半点也不剩。

吃完饭,照例是顾屿衡主动承担了收拾洗碗的活。

带着手套,说要帮忙的苏楚箐,戳着水面上绵密的泡沫,碗是一个没洗。

“对不起啊,是我没考虑到,孩子回一声。”

顾屿衡用抹布擦拭着瓷碗,洗干净的都放到旁边,待会再一起冲去清洁剂。

洗碗池前面的空间本就不大,加上苏楚箐,对于高挑的顾屿衡就显得有些逼仄,他眉眼低垂,洗的十分细致,就连碗底都擦拭得干干净净。

“这不怪你,家里没有电话,你也不知道我的号码。”

……这倒是。

他们俩虽然是夫妻,但除了名字,完全不了解对方。

“孩子麻烦你照顾了,他们有没有闹你?”顾屿衡将碗筷分门别类收进柜子里。

苏楚箐脱下深紫色的橡胶手套,“他们很乖,被教育的很好。”

“那就好,”顾屿衡直起身,用干毛巾擦净双手,“他们如果不听话就和我说。”

苏楚箐点头,表示知道了。

还想帮某位口是心非的幼崽说说好话,收拾好厨房的男人已经转身登上楼梯。

“顾知晏,”连名带姓,语调平静地喊出名字,顾屿衡秋后算账:“跟我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