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都市 > 宫廷小厨娘在年代文躺赢 > 第 27 章 牛蒡龙须茶

晚饭吃的很丰盛,但苏楚箐还是没逃过猪蹄汤。

蹄花不难做,想要好吃却很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去毛、焯水、熬汤,每一步都要花时间。

厨房估计是急着下班,猪毛没有烧干净,蹄花熬煮的也不够软烂,肥肉里的油脂没有完全熬出来,白花花地浮在汤面上,细尝还带着淡淡的猪骚味。

苏楚箐小口喝了两勺,实在是喝不下去。

在桌子下扯了扯身边人的衣服。

顾屿衡偏头。

苏楚箐不好意思地半掩着嘴,小声说了句什么。

在宋恂初惊讶的目光中,顾屿衡自然而然地从小苏手中接过汤勺,就着她的碗喝起了汤。

这可是他儿子!有洁癖的亲儿子!

要不是人还和以前长得一模一样,宋恂初都怀疑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被人夺舍了。

沪菜偏甜,不符合顾尚忠的口味,出差这几天都没吃好,回到a市自然是吃的比谁都香。

反倒是最爱让爷爷带着下馆子的知微,吃饭的速度比以前慢多了。

顾尚忠担心孙女,“怎么了,是今天点的菜不喜欢吗?”

不应该啊,他特意让后厨加了几碗孙女爱吃的。

知微摇晃着小脑袋,嘴里咬着肉点评道:“没有妈妈做的好吃。”

怕爷爷不信,知微扳着手指头,一一给爷爷介绍。

“妈妈在家做的糖醋排骨可好吃了,酸酸甜甜的,比糖都好吃,还有用汽水做的肉蒸蛋,我可以连吃两碗米饭!蒸的鱼头,炒的鱼片,哥哥和爸爸都喜欢。只要妈妈在家,钢柱哥哥和虎娃哥哥都抢着要来我们家住。”

说完,知微还不忘甜甜道:“要是爷爷奶奶也能吃到就好啦。”

宋恂初心都要化了,笑着逗她,“但是妈妈现在脚受伤,不能给你和哥哥做饭,知晏知微跟爷爷奶奶回去住几天怎么样?”

“不行。”

和顾屿衡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知晏抬起小脑袋,他看了眼苏楚箐,傲娇地转过头。

“妈妈生病了,我们要在家照顾她。”

知微也举起手,“对!要照顾好妈妈,等妈妈脚快点好起来,就又有好多好吃的啦。”

童言无忌。

宋恂初和顾尚忠哈哈大笑,苏楚箐与顾屿衡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睛里看见柔软的笑意。

看到两个孩子跟新妈妈相处和谐,宋恂初和丈夫都放心了。她第二次听到关于儿媳妇做饭好吃的话,心里不由好奇。

国营饭店里居民区也就两里路。

吃完饭,顾屿衡先载着苏楚箐回家,宋恂初和顾尚忠牵着两个孩子慢慢悠悠往家走。

话题自然谈到小苏身上,宋恂初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满意。

“要我说咱还得感谢小苏,你儿子现在终于有了点人情味,要还是之前冷冰冰的模样,我都担心没姑娘看上他。”

“什么你儿子我儿子的。”顾尚忠背着手,“他前面潜心研发科技报效国家,哪有什么时间关注情情爱爱。我就说根本不用操这个瞎心,你看等他开窍了,这媳妇自然而然不就来了吗?”

宋恂初翻了个白眼,等他儿子开窍?没有小苏他儿子开得了窍?

又贤惠又漂亮,谁不喜欢?

等等!宋恂初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事情真相。

见身边人突然慢下来,顾尚忠疑惑停下脚步。

“怎么了?”

“我在想,之前咱儿子一直不结婚难道是看脸?”

顾尚忠弯腰抱起开始打瞌睡的知微,“你这又是哪里了,老冯侄女不漂亮?老郝的姑娘不漂亮?你儿子不是一个都没看上嘛。按我说,他自个找到合适的正好,免得给他找个不喜欢的以后闹矛盾。”

宋恂初点头,“这倒是,他自己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回到家,两个孩子都困到不行,宋恂初虽然没让苏楚箐帮忙,但苏楚箐还是和她一起,给两个孩子洗了澡,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从房间出来。

顾屿衡和顾尚忠在书房里谈论工作上的事,婆媳二人便坐在楼下聊天。

宋恂初牵着苏楚箐的手,越看是越欢喜。

“小苏呀,你跟屿衡是怎么认识的?”

苏楚箐回想原书剧情,尽量美化两人的相遇。

“我和顾同志是在一场联谊会上认识的。他个头高,人又长的帅气,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后头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暖色的灯光下,女孩红着脸,嗓音柔柔弱弱的,是藏不住的呢软娇羞。

这样的好孩子,宋恂初咬牙。

“青青,阿姨问你一件事你别介意,你跟屿衡结婚之前知道他有孩子吗?”

宋恂初表情严肃,比同龄人要更显年轻的脸上几乎印着,‘只要我儿子感欺负你,我立马上去教训他’。

苏楚箐心神微动,在与知晏知微相处时,她就想过顾屿衡的父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

孩子是大人缩小版的镜子,她料想到公公婆婆人品不会差,不会是‘年代文’中的极品亲戚。但明事理的关切,还是让她心里滑过一阵暖流。

回握住她的手,苏楚箐见公婆的最后一丝紧张也消失了。

“知晏知微,在结婚前我是知道的。屿衡已经和我一五一十讲过了孩子的情况,他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我愿意和他结婚也正是看重了他这点。妈,你不用担心我被骗。”

宋恂初松了口气,对苏楚箐叫的那声‘妈’,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也不由得暗自庆幸,倒不是欢喜自家儿子娶了这么好的媳妇回家,而是感叹这么好的姑娘竟然看上了她儿子。

宋恂初突然想到今天过来最重要的事,“家里钱票还够用吧?”

话题变的太快,但苏楚箐一想也就明白了,原来还是怕她在家里受委屈。

“够用的,妈。屿衡的工资卡和存款都在家里,我和两个孩子平时吃吃喝喝,也用不了这么多钱,您看家里的电话还是屿衡前些天喊师傅来家里新装的。我就是等知晏知微去上学,屿衡也上班去了,独自在家里太无聊,想着出去找些活干,正好我喜欢做饭,去饭店后厨也是机缘巧合运气好。”

宋恂初彻底放下心来。

“把工作当成爱好是最好的状态,可千万别让自己累着。好孩子,你俩结婚他没提前告诉我们,我们今天没来得及给你准备见面礼,屿衡的姐姐和姐夫最近在外省谈业务,也不在家,过几天让屿衡带着你去认认门,我跟你叔……你爸把见面礼给你补上。”

本来以为今天要过来抽儿子,没想到误会一场。

心里的大石头落地,宋恂初关注的点就又多了起来。

人到中年就格外注重保养,小苏这手摸起来像豆腐似的,宋恂初没忍住问了嘴,婆媳俩人便坐在楼下兴致勃勃地谈起了护肤。

二楼书房。

顾尚忠从顾屿衡手中接过热茶,放在一边。

“跟人结婚彩礼你送的什么?”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顾屿衡皱眉。

“什么彩礼?”

刚送到嘴边的茶,顾尚忠瞬间没了喝的心情。

“三大件啊!你跟人小苏结婚,连彩礼都没给,她是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个迂木脑袋!”

在妻子面前说一直好话的顾尚忠也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家儿子不会真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性格吧。

顾屿衡垂眉简单讲了与苏楚箐认识的经过,他们没找媒人,双方也没朋友在场,没有人告诉他结婚要准备彩礼。

顾尚忠顿时觉得头大:“我真是,唉。”

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

“现在年轻人结婚,谁不送三大件,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再不行条件差一点的送个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跟收音机,上个月我们单位办公室小同志结婚,光是红包就包了叁佰元整。你说我们家又不差钱,你每个月工资没处花,该有的总不能落下吧!”

他总算明白宋同志为啥每天在家唉声叹气,别人小姑娘能看上他还真是有鬼了。

“不是我说你,小苏愿意跟着你,你肯定要好生对她,哪能什么都不给?你妈还总说我呆板,我看你比我更呆板!”

顾教授破天荒感到束手无策。

“我的工资交给她管,家里缺什么我都有补上。”

顾尚忠的血压这才降下去。

“你补的和你送的哪能一样?”

顾尚忠头一遭当婚姻导师,还是给自家少年老成的儿子,话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工资这个事儿也算是将功补过。你这次结婚连我和你妈都没告诉,也不指望你亲自上门拜访过小苏的父母。等闲下她是w市人,娄山村多偏远的地方,人家千里迢迢嫁过来,可不是过来给你养孩子做卫生当老妈子的。你是个男人,要懂得疼媳妇,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要有数,不然结婚干什么?”

“好,我明天就去安排。”

顾屿衡事无巨细地记下,后知后觉心里也不禁懊恼。

的确是他的疏忽。

见他都听进去了,顾尚忠的心情这才平复下的嘴皮发干,他拿起搪瓷杯,浅呷一口。

刚泡的茶水还冒着热气,顾不上烫嘴,他连喝两口。

顾尚忠不爱喝甜茶,在他眼里绿茶、红茶……完整经过杀青揉捻流程的才叫茶,这些年流行起来的什么水果、花茶都是年轻同志过家家的玩意儿。

但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喝的这杯甜茶比他收藏的名家茶叶,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蒡微苦,带着淡淡的药香,沉在杯底的玄米大麦提前炒制过,茶饮里没有加糖却额外有着谷类的醇香和焦糖味。

最绝的还是漂浮在茶缸里的几根玉米须须,因为热水的浸烫,被完全泡出了颜色,淡黄色如同龙须般在茶汤里翻滚。

明明是平日里最常见、或是被丢弃的食物废料,经过这一组装,各种食材取长补短,互为补充,反倒别有一番滋味。

清香甜润的茶水下肚,顾尚忠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出门在外这些天的疲惫都消散了。

他儿子可不是怎么会享受生活的人,不用想,肯定是小苏同志的手笔。

顾尚忠暗自点头,这手艺,果真不错。

“小苏人好,咱家就更要好好待她,该置办的都要置办到位,东西不要漏下,要买就买最好的。你们婚礼还没办,过几天我和你妈去看看那天日子合适,你也问问小苏的意见,不能让人稀里糊涂就跟着你。我看有的人结婚还拍了婚纱照,挂在家里,挺叫人稀罕,她们年轻女同志喜欢,等你有时间也带小苏去照相馆拍几张,该花的钱别省着。”

等顾屿衡送顾尚忠下楼,苏楚箐和宋恂初已经从护肤讲到了养发食补。

宋恂初奇怪,“怎么捂着肚子?”

顾尚忠年轻的时候工作忙,吃饭不规律,落下了胃痛的毛病,时不时就会复发。

面对自家媳妇担忧的眼神,顾尚忠挺直腰想为自己找补,却被顾屿衡无情掀了老底。

“爸水喝多了。”

宋恂初难以理解,“好端端的,大晚上你喝这么多水干什么?”

顾尚忠嘴硬,“谁让屿衡书房里的茶水那么好喝,我嘴渴,喝几杯怎么了?”

又不多……区区五杯。

苏楚箐算是知道知晏傲娇的性子是像谁学的了。

“没事的妈,爸估计喝的是我给屿衡准备的牛蒡龙须茶。”

牛蒡龙须茶,同样是系统奖励的方子,准备简单,有清目降糖、缓解疲劳的效果。

牛蒡虽然便宜,有的地方将它当做蔬菜食用,疗效却一点也不差。《本草纲目》中就有详细记载其能“通十二经脉,除五脏恶气”、“久服轻身耐老”。

平时顾屿衡晚上回来,时不时还会处理工作上的事,喝茶叶晚上会睡不着,苏楚箐便用纱网包了些,他冲泡起来也会更方便。

“这茶本来就能缓解疲劳,药效平和,喝多了问题也不大。您要是喜欢,家里剩的还有,我给您包点带回去。”

“好好好!”

宋恂初对老顾的馋样简直没眼看。

反倒是她自己就是医生,对各种食材的功效都小有心得,见苏楚箐不仅知道,还能取各食材的长出补短处,更是惊喜不已。

时间也不早了,宋恂初和顾尚忠联系了司机,告完别启程回家。

得了茶袋的顾尚忠心情好,向司机炫耀了一路自家儿媳妇包的茶,把司机羡慕的牙痒痒。

就像谁家没儿媳妇一样。

清雅的淡香幽幽从后座荡过来。

司机默默咽下口水。

得,让他炫耀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1321:40:15~2024-05-1510:20: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iri159瓶;凤鎏20瓶;微安泽涵、疏影、我系伽罗10瓶;胖橘爱吃橙子?、雅丫、舔甜糖糖3655瓶;书荒、甜橙花3瓶;澜歌、随心所欲2瓶;一袭绯衣、u、额呵、冲鸭小墩墩、可可爱爱、青青、47057112、每天都要开心的梅梅、笑爱糖、随风飘荡的小海带、杜秀秀秀k、华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晚饭吃的很丰盛,但苏楚箐还是没逃过猪蹄汤。

蹄花不难做,想要好吃却很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去毛、焯水、熬汤,每一步都要花时间。

厨房估计是急着下班,猪毛没有烧干净,蹄花熬煮的也不够软烂,肥肉里的油脂没有完全熬出来,白花花地浮在汤面上,细尝还带着淡淡的猪骚味。

苏楚箐小口喝了两勺,实在是喝不下去。

在桌子下扯了扯身边人的衣服。

顾屿衡偏头。

苏楚箐不好意思地半掩着嘴,小声说了句什么。

在宋恂初惊讶的目光中,顾屿衡自然而然地从小苏手中接过汤勺,就着她的碗喝起了汤。

这可是他儿子!有洁癖的亲儿子!

要不是人还和以前长得一模一样,宋恂初都怀疑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被人夺舍了。

沪菜偏甜,不符合顾尚忠的口味,出差这几天都没吃好,回到a市自然是吃的比谁都香。

反倒是最爱让爷爷带着下馆子的知微,吃饭的速度比以前慢多了。

顾尚忠担心孙女,“怎么了,是今天点的菜不喜欢吗?”

不应该啊,他特意让后厨加了几碗孙女爱吃的。

知微摇晃着小脑袋,嘴里咬着肉点评道:“没有妈妈做的好吃。”

怕爷爷不信,知微扳着手指头,一一给爷爷介绍。

“妈妈在家做的糖醋排骨可好吃了,酸酸甜甜的,比糖都好吃,还有用汽水做的肉蒸蛋,我可以连吃两碗米饭!蒸的鱼头,炒的鱼片,哥哥和爸爸都喜欢。只要妈妈在家,钢柱哥哥和虎娃哥哥都抢着要来我们家住。”

说完,知微还不忘甜甜道:“要是爷爷奶奶也能吃到就好啦。”

宋恂初心都要化了,笑着逗她,“但是妈妈现在脚受伤,不能给你和哥哥做饭,知晏知微跟爷爷奶奶回去住几天怎么样?”

“不行。”

和顾屿衡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知晏抬起小脑袋,他看了眼苏楚箐,傲娇地转过头。

“妈妈生病了,我们要在家照顾她。”

知微也举起手,“对!要照顾好妈妈,等妈妈脚快点好起来,就又有好多好吃的啦。”

童言无忌。

宋恂初和顾尚忠哈哈大笑,苏楚箐与顾屿衡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睛里看见柔软的笑意。

看到两个孩子跟新妈妈相处和谐,宋恂初和丈夫都放心了。她第二次听到关于儿媳妇做饭好吃的话,心里不由好奇。

国营饭店里居民区也就两里路。

吃完饭,顾屿衡先载着苏楚箐回家,宋恂初和顾尚忠牵着两个孩子慢慢悠悠往家走。

话题自然谈到小苏身上,宋恂初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满意。

“要我说咱还得感谢小苏,你儿子现在终于有了点人情味,要还是之前冷冰冰的模样,我都担心没姑娘看上他。”

“什么你儿子我儿子的。”顾尚忠背着手,“他前面潜心研发科技报效国家,哪有什么时间关注情情爱爱。我就说根本不用操这个瞎心,你看等他开窍了,这媳妇自然而然不就来了吗?”

宋恂初翻了个白眼,等他儿子开窍?没有小苏他儿子开得了窍?

又贤惠又漂亮,谁不喜欢?

等等!宋恂初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事情真相。

见身边人突然慢下来,顾尚忠疑惑停下脚步。

“怎么了?”

“我在想,之前咱儿子一直不结婚难道是看脸?”

顾尚忠弯腰抱起开始打瞌睡的知微,“你这又是哪里了,老冯侄女不漂亮?老郝的姑娘不漂亮?你儿子不是一个都没看上嘛。按我说,他自个找到合适的正好,免得给他找个不喜欢的以后闹矛盾。”

宋恂初点头,“这倒是,他自己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回到家,两个孩子都困到不行,宋恂初虽然没让苏楚箐帮忙,但苏楚箐还是和她一起,给两个孩子洗了澡,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从房间出来。

顾屿衡和顾尚忠在书房里谈论工作上的事,婆媳二人便坐在楼下聊天。

宋恂初牵着苏楚箐的手,越看是越欢喜。

“小苏呀,你跟屿衡是怎么认识的?”

苏楚箐回想原书剧情,尽量美化两人的相遇。

“我和顾同志是在一场联谊会上认识的。他个头高,人又长的帅气,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后头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暖色的灯光下,女孩红着脸,嗓音柔柔弱弱的,是藏不住的呢软娇羞。

这样的好孩子,宋恂初咬牙。

“青青,阿姨问你一件事你别介意,你跟屿衡结婚之前知道他有孩子吗?”

宋恂初表情严肃,比同龄人要更显年轻的脸上几乎印着,‘只要我儿子感欺负你,我立马上去教训他’。

苏楚箐心神微动,在与知晏知微相处时,她就想过顾屿衡的父母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

孩子是大人缩小版的镜子,她料想到公公婆婆人品不会差,不会是‘年代文’中的极品亲戚。但明事理的关切,还是让她心里滑过一阵暖流。

回握住她的手,苏楚箐见公婆的最后一丝紧张也消失了。

“知晏知微,在结婚前我是知道的。屿衡已经和我一五一十讲过了孩子的情况,他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我愿意和他结婚也正是看重了他这点。妈,你不用担心我被骗。”

宋恂初松了口气,对苏楚箐叫的那声‘妈’,心里比喝了蜜都甜。

也不由得暗自庆幸,倒不是欢喜自家儿子娶了这么好的媳妇回家,而是感叹这么好的姑娘竟然看上了她儿子。

宋恂初突然想到今天过来最重要的事,“家里钱票还够用吧?”

话题变的太快,但苏楚箐一想也就明白了,原来还是怕她在家里受委屈。

“够用的,妈。屿衡的工资卡和存款都在家里,我和两个孩子平时吃吃喝喝,也用不了这么多钱,您看家里的电话还是屿衡前些天喊师傅来家里新装的。我就是等知晏知微去上学,屿衡也上班去了,独自在家里太无聊,想着出去找些活干,正好我喜欢做饭,去饭店后厨也是机缘巧合运气好。”

宋恂初彻底放下心来。

“把工作当成爱好是最好的状态,可千万别让自己累着。好孩子,你俩结婚他没提前告诉我们,我们今天没来得及给你准备见面礼,屿衡的姐姐和姐夫最近在外省谈业务,也不在家,过几天让屿衡带着你去认认门,我跟你叔……你爸把见面礼给你补上。”

本来以为今天要过来抽儿子,没想到误会一场。

心里的大石头落地,宋恂初关注的点就又多了起来。

人到中年就格外注重保养,小苏这手摸起来像豆腐似的,宋恂初没忍住问了嘴,婆媳俩人便坐在楼下兴致勃勃地谈起了护肤。

二楼书房。

顾尚忠从顾屿衡手中接过热茶,放在一边。

“跟人结婚彩礼你送的什么?”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顾屿衡皱眉。

“什么彩礼?”

刚送到嘴边的茶,顾尚忠瞬间没了喝的心情。

“三大件啊!你跟人小苏结婚,连彩礼都没给,她是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个迂木脑袋!”

在妻子面前说一直好话的顾尚忠也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家儿子不会真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性格吧。

顾屿衡垂眉简单讲了与苏楚箐认识的经过,他们没找媒人,双方也没朋友在场,没有人告诉他结婚要准备彩礼。

顾尚忠顿时觉得头大:“我真是,唉。”

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

“现在年轻人结婚,谁不送三大件,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再不行条件差一点的送个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跟收音机,上个月我们单位办公室小同志结婚,光是红包就包了叁佰元整。你说我们家又不差钱,你每个月工资没处花,该有的总不能落下吧!”

他总算明白宋同志为啥每天在家唉声叹气,别人小姑娘能看上他还真是有鬼了。

“不是我说你,小苏愿意跟着你,你肯定要好生对她,哪能什么都不给?你妈还总说我呆板,我看你比我更呆板!”

顾教授破天荒感到束手无策。

“我的工资交给她管,家里缺什么我都有补上。”

顾尚忠的血压这才降下去。

“你补的和你送的哪能一样?”

顾尚忠头一遭当婚姻导师,还是给自家少年老成的儿子,话也不由得多了起来。

“工资这个事儿也算是将功补过。你这次结婚连我和你妈都没告诉,也不指望你亲自上门拜访过小苏的父母。等闲下她是w市人,娄山村多偏远的地方,人家千里迢迢嫁过来,可不是过来给你养孩子做卫生当老妈子的。你是个男人,要懂得疼媳妇,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要有数,不然结婚干什么?”

“好,我明天就去安排。”

顾屿衡事无巨细地记下,后知后觉心里也不禁懊恼。

的确是他的疏忽。

见他都听进去了,顾尚忠的心情这才平复下的嘴皮发干,他拿起搪瓷杯,浅呷一口。

刚泡的茶水还冒着热气,顾不上烫嘴,他连喝两口。

顾尚忠不爱喝甜茶,在他眼里绿茶、红茶……完整经过杀青揉捻流程的才叫茶,这些年流行起来的什么水果、花茶都是年轻同志过家家的玩意儿。

但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喝的这杯甜茶比他收藏的名家茶叶,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蒡微苦,带着淡淡的药香,沉在杯底的玄米大麦提前炒制过,茶饮里没有加糖却额外有着谷类的醇香和焦糖味。

最绝的还是漂浮在茶缸里的几根玉米须须,因为热水的浸烫,被完全泡出了颜色,淡黄色如同龙须般在茶汤里翻滚。

明明是平日里最常见、或是被丢弃的食物废料,经过这一组装,各种食材取长补短,互为补充,反倒别有一番滋味。

清香甜润的茶水下肚,顾尚忠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出门在外这些天的疲惫都消散了。

他儿子可不是怎么会享受生活的人,不用想,肯定是小苏同志的手笔。

顾尚忠暗自点头,这手艺,果真不错。

“小苏人好,咱家就更要好好待她,该置办的都要置办到位,东西不要漏下,要买就买最好的。你们婚礼还没办,过几天我和你妈去看看那天日子合适,你也问问小苏的意见,不能让人稀里糊涂就跟着你。我看有的人结婚还拍了婚纱照,挂在家里,挺叫人稀罕,她们年轻女同志喜欢,等你有时间也带小苏去照相馆拍几张,该花的钱别省着。”

等顾屿衡送顾尚忠下楼,苏楚箐和宋恂初已经从护肤讲到了养发食补。

宋恂初奇怪,“怎么捂着肚子?”

顾尚忠年轻的时候工作忙,吃饭不规律,落下了胃痛的毛病,时不时就会复发。

面对自家媳妇担忧的眼神,顾尚忠挺直腰想为自己找补,却被顾屿衡无情掀了老底。

“爸水喝多了。”

宋恂初难以理解,“好端端的,大晚上你喝这么多水干什么?”

顾尚忠嘴硬,“谁让屿衡书房里的茶水那么好喝,我嘴渴,喝几杯怎么了?”

又不多……区区五杯。

苏楚箐算是知道知晏傲娇的性子是像谁学的了。

“没事的妈,爸估计喝的是我给屿衡准备的牛蒡龙须茶。”

牛蒡龙须茶,同样是系统奖励的方子,准备简单,有清目降糖、缓解疲劳的效果。

牛蒡虽然便宜,有的地方将它当做蔬菜食用,疗效却一点也不差。《本草纲目》中就有详细记载其能“通十二经脉,除五脏恶气”、“久服轻身耐老”。

平时顾屿衡晚上回来,时不时还会处理工作上的事,喝茶叶晚上会睡不着,苏楚箐便用纱网包了些,他冲泡起来也会更方便。

“这茶本来就能缓解疲劳,药效平和,喝多了问题也不大。您要是喜欢,家里剩的还有,我给您包点带回去。”

“好好好!”

宋恂初对老顾的馋样简直没眼看。

反倒是她自己就是医生,对各种食材的功效都小有心得,见苏楚箐不仅知道,还能取各食材的长出补短处,更是惊喜不已。

时间也不早了,宋恂初和顾尚忠联系了司机,告完别启程回家。

得了茶袋的顾尚忠心情好,向司机炫耀了一路自家儿媳妇包的茶,把司机羡慕的牙痒痒。

就像谁家没儿媳妇一样。

清雅的淡香幽幽从后座荡过来。

司机默默咽下口水。

得,让他炫耀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5-1321:40:15~2024-05-1510:20: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iri159瓶;凤鎏20瓶;微安泽涵、疏影、我系伽罗10瓶;胖橘爱吃橙子?、雅丫、舔甜糖糖3655瓶;书荒、甜橙花3瓶;澜歌、随心所欲2瓶;一袭绯衣、u、额呵、冲鸭小墩墩、可可爱爱、青青、47057112、每天都要开心的梅梅、笑爱糖、随风飘荡的小海带、杜秀秀秀k、华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