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玄幻 > 扫黑风暴,从逮捕丈母娘开始 > 第279章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陈江转了转身,突然感觉自己这个高新区分局有一种莺莺燕燕的感觉。

各个办公室进出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警察。

这个邓局长秦川也是有所耳闻的。

邓局长全名邓永东,正是秦川来的上任局长。

对方现在已经晋升为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行,既然是邓局留下的规矩,就先这么着吧。”

邓永东已经离开了,秦川自然没有必要因为借调人这种事情跟对方产生冲突。

即便是要把这些这些人清理回去,也要过一段时间再动手。

否则的话,如果让邓永东那边误会自己对他不满意的话,就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秦川来这里是带有其他任务的,并不是来结仇的。

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秦川把几个高新区分局的重要部门也都转了一转。

整体来说,高新区分局这边的硬件设施还是不错的。

但是也仅仅只是不错的程度,还需要更新,尤其是警械装备。

还有一些老旧的警车也需要更新。

“郑主任,等会儿没事儿的时候你跟我出去转转,我们到下面的所里去看看。”

所里?

郑斌微微一愣:“秦局,现在这个时间点,要不咱们先去食堂吃点饭,吃完饭之后下午咱们再过去。”

秦川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快到12点了

“好,那咱们先去吃饭,下午的时候咱们过去转一转。”

食堂里,秦川和郑斌还有办公室的一个马仔坐在一个墙角边吃饭。

很多其他人进来都忍不住看一眼。

“我草,那是新来的局长?”

“可不就是嘛,秦局怎么来大厅吃饭了,这是要体验一下生活?”

“大厅的饭菜有什么体验的,估计也就是刚来做做样子吧。”

高新区分局的食堂明面上是有一个,但实际上有两个。

大食堂是给普通警员用的,还有一个小食堂是专门给局领导用的。

小食堂里面给局领导开的都是小灶,炒的菜都是小锅炒的,味道自然不一样,用的食材和外边的大食堂也不一样。

与此同时,机关里面的中层干部和普通警员也不在一个区域吃饭。

虽然他们也在大食堂吃,但是那里边自助餐的荤菜数量只要好上一些。

每天每个人还有一瓶酸奶,两个水果。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这些东西都是前任局长邓永东留下来的。

而且邓永东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女人。

先说酒,跟邓永东在一起吃饭喝酒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只要在喝酒的时候邓永东是最高领导的话,那就是他要喝15年份的茅台,另外的局领导就只能喝一般的茅台,而普通的分局中层那只能喝水井坊。

至于普通警察就只能喝三道坝。

这个三道坝是西安市一个郊区的农村的名字,这个村里边的产一种散酒,因为地面的原因呢,这种散酒就叫三道坝。

这种酒度数高,而且辛辣无比。

一般人的话喝个一两二两的话,可能就差不多到量了。

秦川的听力是经过系统加强的,他有听力增强技能,所以这些警员虽然只是在小声的说话,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秦川并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立马就要去改的。

秦川初来乍到,新官三把火从哪里烧,烧到什么程度,烧给谁给谁烧,这都是有讲究的。

办公室主任郑斌当然知道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着,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局……要不我们去隔壁吃吧,那边安静一点。”

证明说的比较委婉,并没有说单独小食堂的事情。

但是秦川摇摇头:“不就吃个饭吗?在食堂吃哪不一样?”

“但是话说回来,咱们食堂这个饭菜里边好像荤腥要少一点?”

郑斌愣了愣:“这个……还行吧,主要是大家平时都想吃清淡一点。”

“这样我回头跟后勤那边说一说,再增加点肉菜。”

秦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机关这边的情况,秦川虽然没有摸得特别准,但是大概的情况经过今天上午的走访。这些警员们的窃窃私语,可能也了解到了一些。

问题不能说有多严重,但是也不容忽视,就是一个特权的问题。

局长有局长的特权,班子成员有班子成员的特权,中层有中层的特权,而普通警警员呢,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这样下去,这就是脱离群众,还谁能跟着你去卖命呢?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川这边饭还没有吃完,就看到张峰匆匆忙忙的从外边进来!

其他警员也都看着这名政委,他是从来都不会来大食堂的,今天是怎么了,局长也来了,政委也来了。

张峰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走到秦川跟前。

“张政委……”

“秦局,不好了,出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