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2023TXT > 玄幻 > 九霄归元 > 第19章 十万宝钞,已经是体谅价了

王五看着景云瞳孔瞪大着,仿佛在看一个从没见过的恐怖怪物!

在王五的认知中,三阶金石匠已经是傲立众人的佼佼者,在整个徐国都是争相蜂拥的香饽饽。

可就是三阶金石匠亲自在此,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就打造出一柄崭新的南明离火剑啊!

而且刚才景云所展现的打造方式……王五更是见所未见,悬空用意念来操纵,这得是何阶的金石匠才能做到的事啊!

王五的面皮有些抽搐,对景云既尊敬又有几分畏惧。

“少,少侠,本官今日是真的开眼了,开眼了……

“敢问少侠,这南明离火剑您打算售出多少宝钞啊?”

景云一手握着一柄南明离火剑,面色冷漠,显得冷峻无比。

“哦?是么?大人现在又改口了,方才不是说这南明离火剑是草民从兵械司偷的吗?”

景云此话一出,周遭围观的人群顿时一阵唏嘘的议论。

“哎呀,真没想到这位少侠如此深藏不露啊!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用,他居然打造出了一柄新的南明离火剑!”

“这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这辈子也不敢相信啊!”

“而且这位少侠还是使的神通打造,悬空锻造兵刃,真是匪夷所思!”

这时不少人开始反应过来,对王五和那大汉颇有微词。

“这个王大人也真是贪得无厌,别说能买到神器南明离火剑了,就算只是能有幸见这神器一面,也已是荣幸之至了啊,他居然还想着威逼人家夺剑!”

“说得是啊,还诬陷人家是从兵械司偷的剑,是真的不要脸啊!官府的脸面都被他丢尽了!”

“这下丢人可丢大发了吧!说人家是偷的,人家当场给你再锻造一柄,脸疼不疼啊?”

“我要是他我都得撒泡尿淹死我自己,太无耻下流了!”

王五听着周遭众人的讨伐议论,顿时又愧又臊。

“少侠,本官,本官刚才是看错了……多有误会,还请少侠海涵啊!”

王五朝景云躬身毕恭毕敬地作了一揖。

景云冷笑一声,道:“反正大人是官,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草民一介白身怎么能与官斗呢?”

王五满脸堆笑,试探道:“少侠如此可真是折煞本官了,少侠尽管出价吧,不管多少宝钞,我兵械司都照单全收!”

景云耸了耸肩,笑道:“大人,其实草民原本并不想惹人注目,就想卖个五千宝钞,足够草民之用便好。

“但是现在这事弄得沸沸扬扬,各位又对这南明离火剑这么感兴趣,草民卖得太便宜好像也不太合适,对吧?要不然可是对不起这神器的价值啊。”

王五听着景云的话语猛地一愣。

啥?!

这小子原本只想卖五千宝钞的啊?!

我可真是蠢猪啊!居然听信了宋彪的鬼话!

王五口中的宋彪正是阴阳教的那位大汉。

王五内心一阵后悔不迭。

自己还想把那南明离火剑据为己有再另谋高价……可其实人家这位少侠就是金石匠啊!

要是能把少侠这样的人才拉拢到兵械司来,那该是多大的幸事啊!

王五悔不当初,又听见景云原本只想卖五千宝钞,而现在却要涨价……

“少侠啊,方才是本官有眼不识泰山啊,开罪了少侠之处,少侠大人有大量还请体谅本官啊!

“这柄南明离火剑的价格,就……莫要涨价太多了……如何啊?”

景云不紧不慢地一笑,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体谅,体谅,就卖十万宝钞一柄吧。”

“什么?!”

王五瞪大了双眼,心里“咯噔”一下。

“十万宝钞?!

“这……这价格也太离谱了吧!”

王五愕然道:“别,别别别啊,少侠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王五有着急了。

刚才可是五千宝钞啊!

现在居然涨价到了十万!

就是因为自己有眼无珠羞辱得罪了这位少侠啊!

景云摇了摇头,淡定说道:“就十万一柄,草民已经体谅价了,大人要是不买,草民就去别的地方看看。”

王五闻声焦急不已,伸手就抓住了景云的胳膊,“买买买,两柄都买了,来人,到帐房支银两宝钞来!”

王五令下,身旁的阴阳教大汉宋彪顿时慌了。

“王大人,十万宝钞可不行啊!小人可买不起啊!”

宋彪此次从阴阳教前来,身上也带了些宝钞,可是哪里有十万宝钞之多啊!

而且要是从王五的兵械司再购得,又不知得加价多少!

宋彪随即上前,又准备小心翼翼地朝王五出主意。

“王大人,小人觉得就算这小子是金石匠,咱们也没必要这么害怕他啊,不行咱们就硬抢啊!”

“你给老子滚!”

王五突然一声怒吼,将靠近过来的宋彪一把推倒。

“你他妈的还有脸胡说八道?要不是你个王八蛋给老子出馊主意,老子也不可能得罪这位少侠!

“老子也不可能多花这么多宝钞!”

王五越想越气,转而在宋彪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

“你还敢硬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让我兵械司的脸面往哪放?老子的乌纱帽还要不要了?!”

王五毕竟是官身,而且是在官署区的兵械司,这么多人看着,王五自然不可能行强盗之事,而且王五也见识到了景云作为金石匠的实力,正想着有心示好拉拢……

“你给老子闭嘴!再敢多说一句,老子弄死你!

“来人!给本官把宋彪轰出去!”

王五一摆手,身旁的衙役立马围了上来,将大汉宋彪架了出去。

宋彪虽出自阴阳教有些真元,但身在异国而且还是国都的衙署,宋彪自然不敢放肆,只得悻悻地任由轰了出去。

……

王五命衙役抬上来宝钞,立马满脸堆笑地朝景云走去。

“少侠啊,这二十万宝钞本官如数奉上!

“只是不知道少侠可愿留在我兵械司?

“我兵械司可是求贤若渴,兵械司奉为上宾!

“金石匠之待遇也定是兵械司之首!

“少侠若愿意,本官愿为少侠牵马坠蹬!只要少侠愿意来,本官必像对吾师一样对待少侠!”

王五毕恭毕敬,陪着笑脸说得天花乱坠。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啊?这还是王大人么?怎么这么卑微了?”

“金石匠就是好啊,王大人要以上宾之礼待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啊!”

“羡慕啊!能去兵械司可就往后衣食无忧了啊!我要是金石匠该多好啊!”

正当所有人被王五异样的殷勤惊住,又连连羡慕景云即将被兵械司上宾之礼所待时。

景云随手将两柄剑递过去,只接过装满宝钞的匣子。

景云随即转身而走,只留下云淡风轻的一句。

“哦,不感兴趣,告辞。”

景云的背影转瞬离去。

只留下一脸尴尬的王五。

一众围观之人也颇有不解,一个个交头接耳起来。

“啊?那位少侠居然放弃了兵械司的盛情邀请啊!”

“果然金石匠异于常人,我等理解不了啊!太佩服了!”

“这么好的待遇居然不感兴趣?”

“唉,王大人好可怜,花了钱想跟人家攀上关系,可谁曾想人家少侠压根就没把他当盘菜啊!”

“那也在情理之中啊,谁让王大人一开始对人家侮辱威逼来着?这时候想示好,晚了!”

王五听着众人的议论声,顿时脸色一阵涨红,后悔不迭地离开了堂上。

……

兵械司门外。

大汉宋彪被撵出堂后,便领着一众阴阳教弟子埋伏起来等候着。

“他妈的,就是那个兔崽子,竟然敢坏老子的好事!

“他不是金石匠吗?咱们就把他绑了!以后还愁发不了财?”

宋彪越想越气,愤恨地朝地上啐了一口。

忽而一位阴阳教弟子机灵地喊道:

“彪哥,彪哥!出来了!

“那小子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